然而他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喜悅,現實馬上跟他開了天大的玩笑:他原來報考的那個職位已經給某位局長的兒子頂上了。政府人事局出于所謂的補償目" />
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鬼故事

殯儀館驚悚事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05-15作者:張仁

    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后,小云終于考上了公務員。
    然而他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喜悅,現實馬上跟他開了天大的玩笑:他原來報考的那個職位已經給某位局長的兒子頂上了。政府人事局出于所謂的補償目的,竟然將他安排到殯儀館那里工作。
    “不是吧,這么幽默?”當小云看到任命通知書之后,不禁苦笑起來,“這下可好,想當管活人的官當不了,卻當了管死人的活。”
    盡管極不情愿,可是小云還是乖乖的到殯儀館那里去報到,原因無他的,就是為了爭取成為體制內的一份子。
    而且從小到大,小云就不相信所謂的鬼神之說,所以即使他第一天上班,就被安排值夜班,他也毫無怨言。
    “小云啊,第一天上夜班習慣嗎?”和小云一起值班的老于吐出一口煙霧,不緊不慢的說道。
    “還算好吧!”小云說道,“只是覺得有一點困而已。”
    “困歸困,你必須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老于說道,“不然的話,出了什么意外,你于大叔可救不了你。”
    “于大叔,你說的是哪里話啊!”小云說道,“在殯儀館工作能有什么意外?有人會半夜三更過來殯儀館這里打劫嗎?笑話!”
    “打劫倒不至于。”老于一臉認真的說道,“在殯儀館上夜班,最大的意外就是,你隨時隨地可能會遇到鬼!”
    “你別跟我開玩笑了,于大叔。”小云不屑一顧地說道,“這個世界是不會有鬼的。古人王充都說了,人死血脈竭,竭而精氣滅,滅而形體朽,朽而成灰土,何用為鬼?”
    “小孩子,你說這話就不對了。”老于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科學是解釋不了,這其中就包括鬼魂。”
    “我不瞞你說。”老于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在殯儀館工作了這么多年,不止一次遭遇過和鬼魂有關的事情。”
    “是嗎?愿聞其詳。”
    “就拿上個月來說吧。”老于想了想說道,“上個月,我還是一個人值夜班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一輛摩托車從外面駛到殯儀館的門口來。出于工作的目的,我當然是第一時間沖出去看個究竟。”
    “我走出去之后,發現那輛摩托車在殯儀館門口外一個非常陰暗的地方停了下來,摩托車上坐著一男一女。男的我不認識,可是那女的,我看著看著,覺得那背影有點熟悉,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是誰。”
    “那女的很快就下了車,遞給男的一張鈔票之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而男的接過鈔票之后,也立刻駕駛著摩托車揚長而去。”
    “很明顯了。”小云說道,“那男的是個摩托車司機,而女的則是乘客。”
    “是的。”老于點頭說道,“看見這一男一女都沒有走進殯儀館,我的心自然是松了下來,正要走回辦公室抽根煙,可就在這個時候,那摩托車司機駕駛著摩托車,風馳電摯的來到我的身邊,大聲的對我說道,剛才那個女乘客呢?快叫她出來!”
    “我不解的說道,你在說什么啊?什么女乘客?”

    “你就別再跟我裝了!摩托車司機怒氣沖沖地說道,我明明看見那女乘客走進你們殯儀館,她不在里面還能在什么地方?”
    “我說,大哥你沒看錯吧,剛才那個女乘客根本就沒有走進殯儀館。”
    “我沒看錯!摩托車司機說道,她給我一張鈔票之后,便一頭走進了殯儀館里面!而這張鈔票,卻是一張冥幣!”
    “摩托車司機說著,將一張面值為十元的冥幣遞到我的面前。我低頭一看,不禁臉色一變,同時竭力回想剛才那個女乘客的模樣。我想了半天之后,對摩托車司機說道,大哥,你載的那個女乘客,是不是長發披肩,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連衣裙?”
    “是的!是的!那摩托車司機點頭說道。”
    “這就對了。我說著,走回辦公室,拿了一張照片出來,遞給摩托車司機。摩托車司機一看,連聲說道,沒錯!就是她!就是她!”
    “是她的話就算你倒霉了,大哥。我說道,這個女乘客,剛剛在今天上午,被我們殯儀館火化了!”
    “這么說來,那個摩托車司機載的,是一只女鬼了?”小云聽完后分析道。
    “是的。”老于點點頭說道,“所以呢,小云,在殯儀館做事,千萬要當心啊!”
    “再說吧!”小云淡淡的回應了一句道。
    老于見小云一副似信不信的樣子,心里說道:“總有一天你會相信的。”他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只是輕輕地嘆了一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書。
    老于的猜測沒有錯,小云聽完他的故事后依然不相信,加上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這使小云更加的確信,老于說的全是瞎話。
    有一天晚上,這一天是清明節的前一天,小云照例上夜班,而老于則因為第二天要上墳,所以請了一天假,所以偌大一個辦公室,就只剩下小云一個人在上班。
    “太好了。”當小云確定,這一天晚上只有他一個值班,心里很高興,“今天終于可以玩一玩游戲了!”
    小云近段時間迷上了一個叫做《燃燒的蔬菜》的手機游戲,玩得連睡覺吃飯手機不離手,他本來想在上班時間也玩得,只是由于有老于在,他才不敢那么放肆。如今老于不上班,這對于他來說,當然是一個千載難得的好機會。
    “請問有人在嗎?”小云玩得正高興,服務窗口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敲玻璃聲音。
    “是誰啊?”小云生氣的說道。他抬起頭,發現服務窗口的外面站著兩個一男一女兩個老年人。那男的很胖,頭發稀疏拉幾沒有幾根,而女的則拄著一根黑色的拐杖。
    “兩位老人家,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盡管被人打擾了玩游戲,可是小云還是知道,面對來訪者,起碼的服務態度還是要有的。

    “我們是來預約的。”那胖老人說道,“我們明天上午九點鐘的時候,要來殯儀館祭拜一下我們的兒子。”
    “你們的兒子?”
    “是的。”胖老人點頭說道,“我們的兒子在你們殯儀館火化后,他的骨灰就一直寄存在你們這里,所以每逢清明節的時候,我們都會來這里祭拜。”
    “這沒問題啊!”小云奇怪的說道,“你們明天九點過來祭拜就是了,用的著在這個時候前來預約嗎?”
    “是這樣的。”胖老人解釋說道,“我們每次祭拜的時候,都是搞得非常隆重的,邀請了很多親戚過來,所以每次都要借用你們的靈堂用一下。而你們館長曾經跟我們說,要用靈堂的話,得先預約……”
    “那我明白了。”小云不等胖老人說完,馬上說道,“你們可以走了,預約靈堂的事就交給我來安排吧!”
    “是嗎?那太謝謝你了,小伙子!”胖老人說了他們兒子的名字后,帶著他的老伴,顫巍巍的走了。
    那兩個老人一走,小云馬上在工作記事本上,寫上那胖老人兒子的名字,并注明時間,然后繼續玩他的游戲。
    第二天中午,小云正在宿舍睡覺,館長忽然打電話過來,怒氣沖沖的說道:“小云你怎么搞的,不是說上午九點鐘的時候有人借靈堂一用嗎?怎么到了中午還不見人影?”
    “不會吧?”小云聽完電話后,急急忙忙的跑到辦公室去。
    到了辦公室,他看到除了館長以外,老于也在場,不禁好奇的說道:“于大叔,你不是說今天要上墳的嗎?怎么現在還在辦公室?”
    “發生這種事情,我能不回來嗎?”老于說道,“小云,請把你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我和館長。”
    “好的。”小云應聲道,他整理了一下思路,飛快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小云的話不像是假話。”老于聽完,皺了皺眉頭,對館長說道,“龍宇飛的父母的確每年清明節之前,都會提前向我們預定靈堂一用。”
    “那現在是怎么回事?”館長說道,“他們既然預約了,那今天上午為什么沒有來?”
    “館長,我還沒有說完呢?”老于笑著說道,“沒錯,龍宇飛的父母都會提前來,但是從來沒有晚上來預定。”
    “可是我昨天晚上的確遇到他們兩老啊!”小云不解的說道。
    “要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不難。”老于說道,“我們知道龍宇飛親屬的電話,我們打個電話過去問一問,不就一清二楚了。”
    老于的提議得到了館長的贊成。館長馬上拿出手機,調出龍宇飛親屬的電話,打了過去。
    為了讓老于和小云能夠明白,館長特意將打開手機的揚聲器功能。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館長問道:“老龍啊!都中午十二點了,你們怎么還不過來殯儀館這里祭拜你們的侄子啊?”
    “很抱歉,館長。”電話那頭回應道,“我們今年有些忌諱,不能到殯儀館祭拜小飛。”
    “不是吧?”小云忍不住說道,“既然你們有忌諱,那你們為什么還要派人來殯儀館預定靈堂用呢?”
    “沒有啊!我們根本沒叫人到殯儀館預定靈堂?”
    “誰說沒有?”小云大聲說道,“昨天晚上明明有一男一女兩個老人過來,那男的很胖,頭發稀疏拉幾沒有幾根,而女的則拄著一根黑色的拐杖!”
    電話那頭沉默了,過了好半天才說道:“小伙子,你真的確實是那兩個老人到殯儀館預定靈堂?”
    “千真萬確!”小云斬釘截鐵地說道。
    “那我老實告訴你吧!那兩位老人是龍宇飛的父母,上個月才去世!”
    “什么?”小云大吃一驚道,“那昨天晚上我見到的是……鬼?!”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殯儀館驚悚事
地址:http://www.bkhsvx.live/yy/18339.html
聲明:殯儀館驚悚事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