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捆煞陣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20作者:酸菜魚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一個女人闖進了我的臥室。她什么都沒有說,直接從包里掏出一串手串,扔到了我的面前。
    這是一串被人用法力加持過的南紅瑪瑙手串,或者說曾經是。手串上有一顆頗為別致的金珠,讓我能夠輕松地辨認出它是從那個叫歐陽言言的女人的手腕上摘下來的。但是,原本大紅色的瑪瑙珠子已經大半變成了透明狀,而且那紅色還在慢慢地流失著。這說明有什么東西在吸食著珠子里面的紅色,也就是說主人的生命力正在逐漸流失。
    “這……”
    “‘捆煞陣’被沖破之后,她就是第一個受害人。”女人指著歐陽言言的照片說。
    我心中升起一陣無力感:該死的,為什么我又和捆煞陣這種東西攪合在了一起?但我不得不去,因為我曾經發下誓言,要默默守護像一朵小花一樣的歐陽言言。雖然這是我叔叔逼的,但我也挺喜歡那個溫婉的女孩子。可惜的是我叔叔告訴我只能遠距離保護她,絕對不可以走進她的視線當中,這不由地讓我懷疑起他們的關系來。
    于是,我默默地從床上爬起來,拉開了櫥柜門。我拎起那個已經好幾年都沒碰過的背包,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 “那地方距離這里有三天的車程,你最好講清楚歐陽言言是怎么和捆煞陣扯到一起去的,不然我絕對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三天后,我和這個叫王茵茜的女人來到了捆煞陣所在的地方——這是一座元朝的古墓,據說當年是為了困住某個極為兇殘的將領而修建的。
    捆煞陣是一種非常奇特的陣法,奇特之處在于它所用的所有材料都必須來源于人體。當然,死人的也行。但無論是死人還是活人的,捆煞陣都會和所用“材料”的后裔產生一種微妙的聯系。如果陣被破了,那些后裔往往就會當場慘死。所以一些摸金校尉在進入兇墓之后,會以墓中的死人骨為材料布下捆煞陣,用來鎮壓墓中的兇靈。偶爾也會有材料不夠的時候,這時摸金校尉往往會選擇將死去的同伴的尸體當做材料使用。
    十五年前,歐陽言言的父親歐陽中帶人進入這座墓里。本來法陣已經壞掉了,但不知道當時他們在墓里碰到了什么厲害東西,逼得他們不得不修復了捆煞陣。然而因為材料的原因,他們不得不將王茜茜父親的尸體和歐陽中被砍掉的胳膊也用了上去,才導致歐陽言言的生命力正在逐漸流失。
    所以,王茜茜必須修補好這座墓,否則她只有死路一條。
    我叔叔當年也下了這座墓。一年前,對陰陽之事頗有研究的他悄無聲息地死掉了,留給我一紙遺言和很多關于捆煞陣的研究心得,可惜那里面并不包括墓穴的詳情。再后來,也不知道王茜茜找到了他父親的哪位老兄弟,弄清了我的事情。

    我們兩個順著十五年前的盜洞進入墓中,站在一間足足有二十米長的正方形墓室里。我的腳剛一落地,就踩在了一個戴著木盔的骷髏頭上。我小心翼翼地換了一個落腳點,蹲下來仔細地端詳起地上的這個東西。
    這是一個十分普通的圓形木盔,腐朽不堪,差點兒被我一腳踩爛。古墓里倒是偶爾會有穿著全身披掛的士兵陪葬,但那些家伙多半是躺在簡陋的棺材里。這間墓室里面十分空曠,根本一口棺材都沒有。
    這時,王茜茜也順著纜繩滑了下來。她用強光手電掃向了四周,這間墓室共有四個出口,每個出口旁都立著幾具骷髏。骷髏都做出要向我們撲來的動作,或者說是向墓室中間撲來,因為我們恰好站在墓室的正中央。
    “我們接下來要向哪邊走呢?”我一邊四處掃視著,一邊這樣問道。我只對捆煞陣有一定的了解,所以關于古墓本身就只能寄希望于她了。
    “裁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王茜茜說, “我父親雖然死在了這里,但我伯父卻告訴了我很多關于這座古墓的事情。他說,盜洞口下面的墓室里,只有三個通往其它墓室的出口。”
    三個,不是四個?
    我后背上升起一股寒意。這不光因為出口數量的問題,還因為我剛剛聽到背后傳來一聲極為輕微的“嘎吱”聲。回頭一看,才發現背對著我的骷髏向前邁了一步。
    我吞了一口唾沫:難道它們都是活的?
    我猛地向后看去,驚恐地發現身后的另一具骷髏也離我近了一點兒。
    “這是怎么回事?”王茜茜顫抖著問,顯然她也發現了骷髏的古怪。
    就在這時,墓室里突然泛起了滾滾黑霧,很快就遮住了我們倆的視線。緊接著,四面八方傳來“嘎吱嘎吱”的聲音。
    “快跑!”我大喝一聲,當機立斷地向其中一個出口跑去。那個出口在西邊,它前面的骷髏是最少的。然而,我剛跑出去兩步,就聽見身后傳來一聲尖叫。

    我愣了一下,突然明白過來。我沒有轉過頭去救人,反而跑得更快了。
    我在墓墻上摸索了一會兒,很快就找到了出口。我顧不上想出口那面有什么東西,就一頭扎了進去。
    我本以為會進入一條墓道,沒想到竟然沖進了另一間墓室。這間墓室和剛才那間很像,但只有三個出口。
    是的,我對面的那面墓墻上并沒有出口,也沒有那種會動的古怪骷髏。難不成,這是由九間連在一起的墓室組成的“井”字型古墓?
    我抬頭向上看去,結果發現這間墓室上面也有一個盜洞。
    這太扯了!兩個盜洞的直線距離只有不到四十米,為什么會在這么近的距離又打一個呢?打盜洞可不是一件輕松的活兒,我叔叔他們做出這種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突然,我的心一顫,一陣說不出來的難受涌上心頭。心悸?好像不太可能,我的心臟十分健康,不可能出現這種毛病。
    一秒鐘之后,這種奇怪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我連忙摸向自己的手腕,發現這種脈動樣的心悸并不是來源于我的心臟,而是由其他什么東西引起的。
    我強忍著心中的不適,用強光手電四處照射,很快便找到了一個非常古怪的東西。
    那是一盞嵌在墓墻里面的長明燈。從形狀上來看,這燈是用人的頭蓋骨制成的,里面的燈油早已燒干。但詭異的是,那頭蓋骨上竟然垂下了長長的頭發,而且上面還包著一層紅潤的頭皮j而且那頭皮還向墻體處蔓延著,一大片墻壁都長著這種奇怪的頭皮!
    我慢慢走到了這片“頭皮”前,發現上面竟然有一根粗壯的血管,那血管在不住地跳動著,它每跳一下,我的心就猛地顫抖一下。
    更可怕的是,這“頭皮”還在飛快地蔓延著,很快就布滿了半個墓室。地上散落的骨頭被包裹了起來,然后它們就晃晃蕩蕩地站了起來,一步步向我走來!
    我慢慢向后退去。我已經明白了,這座古墓本身是“活”的!但奇怪的是,我叔叔卻沒有告訴我相關的事情。難道,這變故是他們離開之后才產生的?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身俸一震,卻沒有回頭。
    “你猜我是誰?”那只手的主人這樣問道。
    如果我身后是活人的話,只可能是王茜茜,但我聽得清清楚楚——聲音是歐陽言言的!
    王茜茜并不是我的盟友,我甚至認為她是將我騙下來以達到她不可告人的秘密。因為剛才在黑霧中她不應該發出那么凄厲的尖叫,那些會動的骷髏雖然詭異,但我們這些倒斗的哪次不碰到些古怪的事情?就算被嚇了一跳也不可能那么失態。除非,她故意要把我引過去,對我另有所圖!
    更有可能的是,這根本就是古墓中的法術或者怪物制造出來的幻象!
    于是我猛地抽出匕首,回手向身后由下及上削去。刀光閃爍間,我看清了身后那人的臉:那確實是歐陽言言,但它卻不是活人,而是右臉爛出了森森白骨的女鬼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標題:捆煞陣
地址:http://www.bkhsvx.live/yc/61630.html
聲明:捆煞陣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