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同流合污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7-24作者:老蘇

    鹿野家資頗豐,從小立志,要寫一本曠世奇書,弱冠之后,辭別雙親遠行,增長見識。
    父母表示贊同,好男兒志在四志。臨行前,父親交給他一面鏡子,說此鏡乃是祖父年輕時,故交清風真人所贈,內蘊元氣,能推演將來之事,可使九次。祖父用了三次,父親也用了三次,剩余三次交給鹿野,逢要事難以決斷時,可將手掌撫在鏡子正反面,心里想著某種選擇,便會有相應情景浮現。此鏡又名因果鑒。
    鹿野銘記于心。
    春去秋來,晃眼,鹿野游歷已有三載,最后覓到一個鐘靈毓秀的山村,打算在此長住,將收集的素材整理成冊。
    經村民允許,鹿野購得村外木筑數間,薄田數畝。一邊事農,一邊著書,倒也自在。
    一日上山砍柴,歸來途中,忽見一支人馬沖入村子,鹿野所處位置,恰能看得清楚,這群人挨家挨戶搜刮,將新收糧食洗劫一番,然后馱于馬上,村民人數多遠土匪,卻沒有人敢反抗,全都乖乖就范,還有些主動交出糧食的。土匪搶足搶夠了,離開村子。
    路過鹿野的住所,見院門上鎖,大抵是搶得足夠多了,賊首只是瞧了一眼,未加理會。
    這隊人馬朝山道馳來,方向竟是鹿野這邊。
    鹿野躲避不及,山賊也瞧見了他。
    怎么辦?鹿野情急之中,突然憶起那面小銅鏡,自從父親交給他后,白天總是捎在身上,以示不忘教誨。連忙掏出,兩手掌夾住銅鏡,忽然,日月交替,再睜開眼,瞧得村民們怒氣沖沖地瞪著自己,拎著撅頭,鐵鍬,耙子,糞叉。
    再環顧四周,鹿野發現自己正在自家院子,心忖道:“這定然是銅鏡推演的情景了。”心里便不害怕。
    一個老漢詈罵鹿野,說山賊把村子都搶了,為什么獨獨放了你一個,你是不是跟山賊一伙的?
    一聲令下,村民們把鹿野的屋子里里外外砸了個遍。
    鹿野哪里攔得住。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也學著大人,扛著鋤頭來,發現該砸的都砸了,頗為失望,見到狼狽不堪的鹿野,眼睛一亮,掄鋤就打。
    鹿野哎呀一聲,眼前一黑,再度睜眼,又回到了推算前的時辰。土匪們騎著馬,不足十息功夫,已到跟前,然后就這么過去了。
    鹿野呆了呆,躬身叫道:“各位好漢,請留步,辛苦一下,求你們把我家也搶了吧。”居高臨下,指了指山腳下自己的房屋。
    賊首聞言,一愣,笑道:“你這孩子,白白凈凈的,看樣子讀過幾年書,讀傻了不成?我們都放過你了,為何還求我們?”

    鹿野無奈道:“諸位搶了所有村民,獨獨放我一人,有道是不患貧而患不均,你們走后,村民心里定然不快,隨意尋個不是,我就遭殃了,損失遠遠大于丟失口糧。”
    賊首上下打量鹿野,贊道:“這孩子,竟能看到這一點。”喚來一手下,吩咐兩句,那人撥馬回去,馳至鹿野屋前,劈開院鎖,裝了一袋糧食出來,又策馬歸隊。
    鹿野一揖到底,賊首哈哈大笑:“有趣有趣,眾兒郎聽令,以后這六丁村,我們就不搶了。”
    鹿野聞得此言,心里一陣感激,目送眾賊離開。
    村民們挨慣了搶,之前早有準備,被搶的也只是一部分糧食,山賊撤后,他們依然有存糧過冬。
    轉眼到了驚蟄,萬物復蘇。
    鹿野受村民們邀請,加入祭神之列,所祭非五谷神祗,非土地公,也非四時神明,卻是一尊名叫“蝗娘娘”的塑像。
    鹿野大惑不解。
    村民解釋,這蝗娘娘乃是一只母蝗成神,體大如牛,子子孫孫萬萬千千,她可吸食人間香火,凡是周圍村鎮百姓,無一不祭拜她,蝗娘娘吃了香火,受了血食,才不會在夏時啃咬莊稼。
    鹿野脫口而出,這不是邪物么?
    村民急忙捂了他的嘴,“噤聲,蝗娘娘是神明!萬不可再說此類褻瀆穢言,被她聽到,我們可真的要遭罪了。你既然在村里有屋有地,便受蝗娘娘管轄,快快跪下,蝗娘娘眼觀六路,你既是村里人,若不上香跪拜,村民定會受你連累。”
    鹿野聽得目瞪口呆,百般不情愿,心忖道:“我若不跪,那蝗娘娘真會現身不成?”
    趁人不備,兩只手掌再度夾起銅鏡。
    斗轉星移,忽覺慘呼連連,睜眼一瞧,但見鋪地蓋地的蝗蟲,似烏云一般,遮天蔽日,此刻,鹿野所立之地,乃是田頭。蝗蟲過境,寸草不生,蟲群圍著一只大如牛犢的母蝗,眾星捧月一般。

    竟真有蝗娘娘!
    村民哭天喊地,這時,有人指著鹿野叫道:“就是這畜生!春耕時不跪娘娘,惹她生氣,連累我們。”村民從四面八方涌來,齜牙咧嘴,似要把鹿野撕成齏粉。
    鹿野大駭,眼前一黑,再睜眼時,仍在祭神會上,心悸不已,擦擦額頭冷汗,咬咬牙,也學著眾人,跪拜妖蝗。
    不覺夏天到了。
    忽一日,酷熱妖風,火浪一般襲來,蝗娘娘顯圣,指揮子子孫孫出了老巢,任憑村民如何哀求,蝗娘娘不作理會,將方圓數十里的莊稼啃食一空。
    鹿野雖是幻境中見過此景,再度重現,仍駭得面如死灰,“我不是跪拜這妖孽了嗎?還拿出最好的血食祭她,為何這妖物仍不放過我們。”
    村里最后一顆莊稼,也被啃光了。
    母蝗心滿意足回巢,留下滿目瘡痍。
    是夜,百年難遇的一場大暴雨襲來,排山倒海,毀房屋無數,幸而無人傷亡。
    次日,村民竟驚訝地發現,母蝗的尸體裹在泥流之中,大大小小的蝗尸,浮于洪水,密密麻麻。
    原來,洪暴沖壞了蝗巢,將這個禍害也除去了。雖然村民損失嚴重,但此妖孽一除,以后便不會再有蝗害,不用再戰戰兢兢了。
    有知道內信的村民,說這是臨江那條蛟的功勞,昨夜走蛟,把蝗娘娘滅了。
    村民第一時間修了水蛟廟。
    莊稼毀了,房屋沒了,但他們覺得,有了這條蛟神的庇護,日子會越過越好。啃樹皮吃草根,也要將最好的口食投入江里,求這位神明保佑。
    為了投其所好,還在水蛟廟立了一個蝗娘娘的跪伏塑像。
    鹿野看得渾身發冷,因為銅鏡在大水中遺失,不能窺探將來之事,不曉得以后的日子如何,但他心臺清明,覺得這條蛟絕非好東西,跟蝗娘娘一路貨色,壓榨恐嚇,卻在此享神明待遇,這真是個不可理喻的村子。水蛟不過是一己私欲,若真有慈悲的濟世心腸,那夜為何不單單沖毀母蝗的巢穴,卻不分敵我,把村子毀得一塌糊涂,還在村民們最困難的日子里,獨自享樂。
    然而,每月都會有一場聲勢浩大的祭蛟會。
    鹿野越發不快。
    日子一久,村民發現,鹿野似乎不尊崇蛟神,特邀鹿野加入進來,次數多了,鹿野不厭其煩,說自己不信蛟神,來者怫然而去。
    這人走后,鹿野心驚肉跳,自覺失言,這個村子是容不得不信惡蛟的人存在的。連忙收拾細軟,趁著夜色,逃命去了。
    到了山腰,回頭一瞧,自家房屋位置,燃起熊熊大火。鹿野長嘆一聲,“你們遭險,我僥幸躲過,便是罪?你們跪,我不跪,便是罪?你們信,我不信,便是罪過?還要殺還要燒?”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狐貍娘的報復

下一篇:落眼成翳

標題:同流合污
地址:http://www.bkhsvx.live/mj/61682.html
聲明:同流合污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