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深淵詛咒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6-14作者:夢魂香

    午夜,一輪圓月早已靠近了西山,我跟著龍五,石三、唐四等幾個伙伴,趁著月色悄悄的摸進了野人山。一路上我顯得特別興奮,因為等我們進過了天坑洞,我就可以向其他人證明我的膽量,甚至可以譏諷那些長輩們“膽小如鼠”,故意把天坑洞說成是通往地獄深淵的大門,是亡靈進出陰陽兩界的必經之路。
    夜色下,我們剛踏入野人谷,只見那莽莽的山峰黑漆漆的,似鬼魅般的聳立在那里,而路邊怪異的石林歪斜著,如同張牙舞爪的怪獸在那里等待著。夏夜的微風吹拂著,那山腰的蒿草發出鳴咽的聲響,在山谷回蕩著。
    “你們聽那山腰怪石林里面有哭泣聲,”走在前面的石三停住了腳步驚恐的說道。
    自從踏進了野人谷,我總感覺到那種莫名其妙的寒氣逼人,再加野人山側面就是亂墳崗,那里埋葬著各種“非正常死亡的人”,恰巧陰風(寒氣)就從那邊吹來的,以前一直沒有過的恐懼慢慢襲擾上來。
    突然聽到他說石林有哭泣聲,大伙都嚇著不敢再往前走了。這時候唐四驚慌失色的問道:“哪里有,哭泣聲是不是從亂墳崗那邊傳來的。”
    而走在我前面的龍五轉過身來說道:“哥,要不我們回去吧?大晚上的來這里,何況今夜是鬼……鬼節,前天我父母還說有人在亂墳崗見到了鬼。”
    我安慰著他們說道:“世間那來的鬼,人們都是在自己嚇自己,剛才聽到的是風聲在山谷的回音。”伙伴看見我繼續往前,也只好跟著過來。我們穿過那片石林終于到達了天坑洞。
    我看了看,只見那天坑洞入口像只張開了血盆大嘴的怪獸,正準備吞噬著我們這幾個闖入了禁地的少年,剛接近洞口我就感覺到這里冷的出奇,盡管現在是悶熱的夏夜,這里總是那么冰冷。當初不知道為什么這里么冷,現在猜想起來,這可能就來自地獄深淵的冰冷,要不就是附近的亂墳崗陰氣太重了,可能剛才上山時那詭異聲就是鬼魂的哭泣。
    我們點著了火化把和手電筒就往洞里鉆,越往下走,感覺就像跌落入了暗黑的世界,剛進去沒幾分鐘我就后悔了。這里陰深深的,沒有一絲風可我總感覺有風聲里夾雜著凄冷的哭泣聲,那聲音若隱若現就像是從腳底的深淵處傳來,可又感覺是從涯壁的石頭傳了出來。
    穿過了貓耳洞,前面突然變的寬敞了許多,而這里洞頂里滲透出來的水滴到地上,形成了無數根形狀怪異的鐘乳石柱。而腳底下,一條地下河水繞過了那些石筍,又流進了更深處。地上一片狼藉,到處是些殘破衣服碎屑。這里有人來過,難道村里長輩說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嗎?
    就在前幾天,父親知道我們要闖天坑洞了,才把這件事告訴了我:“那是民國以前,這一帶土匪橫行到處殺人放火。潘云洞匪首”黑二“更是歹毒,他所到之處不光要搶劫財物,他更喜歡女人。只要見到女人無論你老少美丑,她總要搶回去,玩膩就把那些女殺了吃掉。
    有一次匪首”黑二“來到清水嶺,剛巧遇上村長兩個女兒。他拖人下了聘禮,說過幾天要來娶走老村長那兩個女兒。并且留下話,如果老村長要撒什么花招,就要血清水嶺。
    大家都又怎么忍心看著村長把自己女兒往虎口里送,到了第二天,鄉親集中村里婦女躲進了天坑洞。可到了迎娶那天,匪首黑二娶不到漂亮的美人。于是帶著羅嘍們闖入天坑洞殺光了所人,可憐那些女兒們含冤受盡凌辱而死,從那也后天坑洞就成死神詛咒禁地。后來洞里經常傳出詭異哭泣聲,而闖入那里的人都會離奇的死去。”
    難道我們聽到真的鬼哭泣聲,如果真的像父親說的,我們也會……?
    我不愿意再想下去了。心里有了退回去的打算,可是又害怕伙伴嘲笑自己,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
    “你們看這石頭堆成小屋子,”跟在我后面的石三嚷道,他正準備去踢翻那個東西。
    “慢,”不要碰觸那個東西,說不定那是“巫婆的神壇”,我急忙拉住了他。
    我用手電筒仔細的照了一下,才發現在小石屋里面放著祭祀的碗,洞里有這東西是不吉利的,我只好招呼他們快點穿過去,可是越往深處走這東西越來越多了,看的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龍五哭吼道:“龍哥這東西不巫婆神壇,是道士鎮壓冤魂的法壇,你們看里面都有名字”
    我被他的嚷叫嚇了一跳,急忙打開電筒照了照只見那小石碑刻寫著:“李倩亡魂之位”。這些石碑都刻著名字大概有二十多個。這就說明了前幾天父親說的都不假,解放前我們村那些女人們就是在這里被土匪燒死的。
    這是時候,突然傳來瓦罐破碎的聲音,走在前面的麻六撞倒了腳底下的壇子。他撿起那壇子在火光照了一下,接著身子就癱了下去。
    “怎么了麻六,”我看著他突然癱了下去,急忙攙扶著問道。
    突然發生的這一幕,大伙急忙圍了過來喊著他的名字,可他還是昏沉沉的人事不醒。龍五焦急說道:“這地方太詭異,哥不瞞你說,從進來到現在我總能感覺到那詭異的哭聲在跟著我們。”
    “八成是被這瓦罐嚇著了,這不一般罐子你們看,”稍微膽大的石三指著那貼有“陳小花”字樣的破罐子說道。
    其他人驚悚著嚷道:“骨灰罐子”。
    此時蘇醒過來的馬六依偎在我身上哭泣著:“那邊還有很多,這地方太詭異了,剛才我還看見涯壁后露出半邊蒼白的鬼臉。”
    我攙扶著馬六站起來說道:“是啊!這地方太詭異,如果繼續走下去,還不知道將會發生什么怪異的情況。瞧!這么多的骨灰灌,即使是火化也應該是土埋葬,那樣亡者才能升天,而洞里這些亡者被火化擺起來有點不合常理。”
    “你沒聽說過僵尸,或者怨氣重的人都會別火化不讓入土的嗎?”龍五回答了我的話。
    我頓時感覺不好,招呼大家趕快退出去。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身后黑暗之處傳來詭異的笑聲,那笑聲冷得讓人發毛,感覺那笑聲是從地獄里傳出了來,那帶著冤魂的怨氣和冰冷讓我打著寒顫。現在我不得不相信這里發生的一切了,既然冤魂知道我們意圖走出去是不大可能了,只有往前走了另尋其它出路了。
    前面的洞壁下擺滿死亡者的骨灰灌,其中有幾個灌子破碎了,白花花的骨灰撒在了過道的中間。而現在我們要注意的就是,盡量不要碰觸這些東西,減少這些怨魂的怒氣。
    想到這里我開口說:“你們后面的,要小心地上的東西,千萬不要碰觸到任何東西了。”大伙都點著頭,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穿過當年村里們的“死亡之地時,”開始就一直跟著的詭異哭泣消失了,那似乎是從地獄吹來的陰風也跟著沒了,我暗自慶幸我們總算擺脫糾纏。
    前面洞口變的小了,光線也變的明亮了起來。洞壁上的水晶顆粒在火光照耀下,閃閃光發漂亮極了,讓忘了剛才經歷的詭異場景。可我得提醒自己現在還天坑洞里,既然那臟東西故意驅趕我們從這里出去,那這條路肯定不會那么“平坦”。
    沿著狹窄的溶洞前行十多米,面前突然變得寬敞了起來。可我總感覺在這“鬼洞”里每個地方都是充滿詭異,不知道下一步迎接我們是什么鬼東西了。
    突然,龍五回過頭來輕聲說道:“龍哥有情況,”我急忙示意他們關掉所有燈光,頓時我們又陷入黑暗之中,而恐懼又襲了上來。
    黑暗中我輕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兄弟,有什么情況。”他聲音顫抖的回答:“崖頂上有無數個發著藍光眼睛,”說完他打開電筒掃射了不遠處的崖頂,原來那邊有無數只蝙蝠倒掛著,那些閃著藍光的眼睛像幽靈那樣盯著我們。
    原來是蝙蝠,我的心稍微平靜了許多。因為在我的印象中,這種東西屬于冷血動物,喜歡居住在黑暗陰冷的地方,專吃些昆蟲等小生物,從來不會攻擊人類。然而我忘了這里是老輩子們稱呼的“地獄門”,所有的生物可能都受冤魂詛咒變得血腥殘暴了。

    “走!點亮火把我們穿過去,”我吩咐著身后同伴。當火光再次照亮洞里時候,遠方的崖頂上蝙蝠變暴躁起來,它們發出“唧唧”聲響。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剛才離去不久的鬼泣聲又響起,這些受了怨魂詛咒的“冷血動物”向我們發動攻擊了。
    “叼,這東西看來是纏上我們,大家快背靠涯壁免得腹部受敵。”說完,我隨手撿起地上的木棒舞動起來。那些準備攻擊我蝙蝠紛紛被擊落在地上,而這些蝙蝠群發出鬼魅鳴咽聲,越來越多了。漸漸我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而那來自深淵的哭泣也離我們更近了。看來今晚就要在這里玩完了,我后悔當初太沖動了,不該帶著伙伴們闖入這個鬼地方。
    正當我后悔自責的時候,耳邊穿來了麻六慘叫聲。原來有幾只蝙蝠在他手臂撕開幾道口子,那鮮血染紅他的衣服。“糟糕 !”我自言自語道,突然想到這些冷血動物對血比較敏感,它們聞到鮮血就會變得更加兇殘的。我剛要呼叫麻六退回洞口,可一切都晚了,在慘叫聲中他又增添了幾道新傷。
    在這危難時刻,龍五嚷叫著:“大家快退回洞口狹窄地方。”因為蝙蝠群在前方攻擊,我們身的洞穴口沒有些蝙蝠,要是像現在樣兩面受敵,到最后我們全都要掛(死)在這里了。這方法果然見效了,我和龍五、石三建立起了防線,而撲過來蝙蝠全部消滅了。可這下去我們也支持不了多久,還是會被它們突破的。
    這些“冷血動物”還在對我們繼續攻擊,突然石三腳踩空不小心滑倒了,他手中的電筒被甩出丈把遠的地方。頓時在我們前方出現了亮光。也就在這時候,蝙蝠群像接受到什么命令似的,都轉向那電筒亮光發動攻擊。我突然意識到這些“怨魂的化身”,原來喜歡攻擊亮光,那我們可以制造更亮的光點來迷惑它們。然抓住時機逃出這里。“快找能點著的東西,這些冷血動物喜歡攻擊亮光,”我興奮喊道。
    趁著現在的空隙,我們急忙把地上可點燃的枯枝丫堆積起來點燃,就這是時候火光照亮整洞個穴,燃起的火光激怒那些蝙蝠,它們怒吼著,變得更加兇殘的像這火堆撲來。
    “麻六,快離開火堆。”龍五看著麻六蹲在火堆旁焦急的嚷道。可沒等他反應過來,蝙蝠發動進攻了。這些東西是喜歡攻擊火光的,可是這些受了詛咒的冷血動物同樣也會攻擊他。就在這危險的當頭,我只好脫掉服披在頭上沖了過去。
    “他娘的這也太懸了,”我拉走了麻六離開火堆剛躲進暗處。這些蝙蝠群發動最后攻擊了,上百只蝙蝠發出鳴怨的慘叫聲撲進了火堆,但這一切都徒勞的。
    這些自殺式的攻擊變成了“飛蛾撲火,自取滅亡。”那些被燒掉翅膀的蝙蝠紛紛掉入火海。洞里烤焦的蝙蝠臭味彌漫,這種像腐爛尸體的味道,熏的我胃里殘留食物翻滾著快要嘔吐了。而那些僥幸飛過火的堆蝙蝠,也掉落在火堆附近。這些冷血動物受傷后痛苦的呻吟,擰掙扭曲著丑露的鬼臉,它們把鋒利牙磨得發出“咔咔”聲響。不久,地上受傷蝙蝠越來越多,它們四處散開;有些爬上了火堆被活活燒成灰燼,而有些還向我們這邊爬來。
    “龍哥當心,有幾個快到你的腳下了。”我急忙打開電筒,剛好看見這“臟東西”,張開著血盆大嘴向我咬來。我本能的退了一下剛躲過了它鋒利的牙齒,但褲子還被它劃破一道口子。
    “叼,這些受詛咒的家伙太瘋狂了。”我惡狠狠的從嘴里罵道,同時抬起腳用力向它踩去。可憐這個受了冤魂騷使的東西被壓成了“肉餅”。火光漸漸減入了,而地上的這些“幽靈”開始有目標的朝我們爬了過來。
    我突然意識到不好,蝙蝠這些東西嘴里都細菌,被咬傷也不是鬧著玩得,加上今晚身在這個詭異地方它們變得更加兇殘。我必須趕快在火堆沒熄滅之前離開,否則火熄滅了我就成為攻擊目標了,我輕輕說道:“我們必須在火熄滅之前逃出這里,因為那邊還有多少蝙蝠現在不知道,假若火堆熄滅,這東西又糾纏我們那可麻煩了。
    伙伴們都點頭表示同意,最后決定我在前面,龍五,石三斷后。我吼叫著:”沖出去,“我打開著電筒奔跑起來。腳下傳來的是”咔嚓……咔嚓聲。可能是踩碎了蝙蝠骨頭斷裂的響聲。身后的蝙蝠群還在對著火堆發起攻擊,可我們已逃出了險地,接下來會出現什么東西阻攔,現在就不知道了。
    又是驚悚過后的片刻安靜,今夜在這個鬼地方總是一驚一咋的,現在我已經受夠了這種環境。倒是希望冤魂給我來點痛快的;要么死這里,要不戰勝它們回家了好好睡上一覺。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輕易結束的,今晚我們注定被這些亡魂纏上了。
    人總是在松懈時候會感覺到疲倦和疼痛,麻六開始感覺到傷口疼痛了,他聲吟著,疼痛讓他臉上變得慘白和扭曲了。我明白被這些東西咬傷后,如果不及時處理會感染的,于是撕開了麻六的袖子查看他傷口,只見那傷痕都紅腫了。可現在的情況,我們只能簡單的給他包扎一下。讓大家做短暫的休息,然后在準備繼續往前。
    在地下黑暗的世界,我們沒有方向感,只能跟著感覺走,盡量選擇洞穴里比較大的通道。經過這樣折騰,我開始擔心起我們手上照明能不能夠用了。是啊!如這沒出坑洞之前照明用光了,不用亡魂出面在這黑漆漆的地下世界,我還是一樣走不出去。“麻六、唐四,你們把火把熄滅了,”我輕聲說道。“龍哥想的真周到,我們只聽老人講過,”這里有多條出口“,但現在離出口多遠我們也不知道,省著點有用也好。”龍五附和著我的話說道。
    熄滅了中間火把,燈光變的昏暗了許多。我不知道接下來,冤魂會化成著什么鬼東西來糾纏我們,只好小心翼翼的向前推進。
    這時候前面突然出現岔路口,正當我猶豫不決選擇走那條路時候。“你們看這條路有標記,”麻六他指著洞壁上斑駁箭頭痕跡說道。
    走在后面的龍五擠了過來,他看了看標記興奮的說道“龍哥,這應該是出口標記了吧?”我沉默著想了一會兒,然后對著大伙說“那我們就跟著標記走。”可路上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怎這條路越走越感覺到陰冷,而此刻大腦暈乎乎的,總感覺到有某種力量牽領著我們往更深淵處走去。但是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難道是我害怕過頭了自己嚇自己吧?
    我們繼續沿著路標走,突然龍五驚慌起來:“龍哥,你看……看這路標變色了”我被他這一驚一咋的嚇著了,轉身就嚷道:“你搞什么鬼,什么路標變色了,你想嚇死我。”
    伙伴們都圍在那里,他們臉上路出驚慌失色。麻六更是顫抖說道:“路……路標怎么變成血紅色了,”這路還像剛刷過的樣子,還沒來得及干涸,那紅色的東西還在往下滴。我輕輕的拉開麻六看著著鮮紅色路標,頓時感到毛骨悚然。大腦在高速運轉著,剛才還是白色路標既然會變成紅色,那證明有人動了手腳。可這里出我們這絕對沒人,難道是……?我不愿意在想下去。急得我直接罵道:“叼!我們又遇上了。”

    龍五伸出手指沾了下那些鮮紅東西,頓時臉色慘白,抖著身子說:“血,這是鮮血。”我握著他手道:“兄弟,鎮靜些。”然后拍著石三,唐四的肩膀說,“現在只有豁出去,要不我們真的就被困死在這了。”
    前路吉兇未知,可后面那詭異聲音又跟上來了。那詭異的哭泣聲總是那么神秘,如果是個怨氣極重的惡鬼,和我們在這個狹窄地方遇上,那就危險了,要是在開闊地還有一線生機。
    我做好心理準備,跟著他們說道:“把所有火把點起來吧”接著我跟大家解釋道:“既然有冤魂引導我們到此處,那說明接下來面對的,應該最后生死一戰。”各位現在的處境,我們只有鼓起勇氣了。如果能順利通過我們就能走出,要是運氣差的話,就只能掛在這里了。“
    火把被點燃了,四周變的明亮了起來。現在也不用管那些帶血”路標“了,豁出去的。也因為這些火把的溫度,讓我們在這個陰冷地方感覺暖,被恐懼凝固了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也許人到了最后的關頭,當面命運面臨生死地時候,就有了那種天地都不怕的勇氣。我們在狹窄的通道沒走多遠,就聽見前方潺潺流水聲,前面又是一片開闊的地方。
    這里地勢平坦,方圓有數丈寬,崖頂和洞壁全是些水晶石頭,它在火光的照耀下閃爍發光。特別是小河溝”地下河“旁邊的各種奇異鐘乳石,讓人感嘆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藝術,如果沒有前驚悚的蝙蝠大戰,沒有那神奇詭異哭泣聲,還有那用血液畫的”路標“我想此處應該最完美的旅游圣地了。現在我們驚魂未定,只想快些離開此地。
    我們小心翼翼的穿過河溝,來到寬敞的大洞廳前。可我奇怪的是,感覺現在怎么那么安靜,難道這是暴風雨來臨的片刻平靜,我靜靜思考著,怎么剛才那身后詭異聲也沒追過來了。也就在慶幸這片刻安靜時候,”龍哥你快來看這里怪異的符號,“石洞那邊龍五的聲音傳了過來。馬上我感覺到事態不好,就走了過去一看,原來石壁上”是一個帶有血跡怪異的符號“,這個字符跟”路標“一樣,都是新畫上去的。我看了這個符號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好像這那里見過,但就是想不起來,既然是新畫上的,就說明那個神秘的冤魂到了。
    ”走,我們快離開這里“我頓時神色緊張了起來,催促大家趕快離開。然而,石三剛走過寬敞的石洞大廳,就轉身跑了出來,他嚇得膽顫心驚的說道”洞廳后面有棺木。“
    我跟著他們走進后面,果然有兩具棺木擺放在那里,正好攔住我們出路。同時這里要比前廳寒氣逼人多了,即使手上的火把還燃燒得旺盛,可心里血液依然慢慢的凝固了起來。
    我定了定神,鼓足勇氣走了過去,到了棺木前面,只見那殘破紅布包裹著棺木,那棺木在火光下”白晃晃“的。而紅布上面畫滿剛進洞里看見的奇怪符號。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爺爺講的鬼故事里面說過那句話:”冤魂厲鬼,紅布包裹白棺木。“我思索著這里面到底埋葬誰,難道除了解放前那婦女們,還有其他人?但沒聽老人們講這這里又死過誰,可要是村長的女兒,為什不和其他人一起火化了,還要單獨收斂起來,這我搞不懂,必定我們民族太神奇了。
    而那個奇怪符號,我記得在叔叔的《玉匣記》里面看到這個符號標記。我頓時感覺到慌恐和內心恐懼”糟糕!是詛咒符號,我們被冤魂詛咒了。“
    龍五看見我臉上驚恐的表情問道:”龍哥你說,什么詛咒呢?“
    ”我們被棺木里面的東西詛咒,這符號我在書上看到。當初我不怎么信,可現在既然在這個地方見到了,那就說明這一切都真的了。“
    其他人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呆如木雞嚇得腿腳板兒直發抖。現場氣氛緊張起來,誰都不說話。頓時讓這個幽冷黑暗世界變得更死寂沉沉了。就這樣沉默了好久,石三突然問道:”那有沒有解開詛咒的辦法呢?“
    我假裝鎮靜說道:”每個冤魂的詛怨,都是它死前對生前社會不滿的報復。要解開它的毒詛,必須了解棺木里的冤魂是誰。“接著我又對著大家說,”既然我們都被下咒,我們要想辦法自救了。“
    龍五從膽怯中恢復了鎮靜,他接過我的話說道:”都聽我哥的話,既然我們都是將死的人了,那還有什么可怕的。“這時候大伙剛從死亡恐懼中緩過神來,都問道:”那我們該怎么做。“
    其實,我對死亡也充滿恐懼的。必定還年輕,誰也不像就這樣化為了孤魂,必定我們到現誰都沒有拉過女生的手,就這樣死了,又怎么能體會到男女愛情的甜蜜。突然間那種求生欲望變強烈了,”找!看有沒有解開詛咒的謎底“接著我又補充道:”不過要當心啊!千萬不要破壞這里的東西。“
    火光照了整個后廳,突然間我看見了棺木左側有字跡。急忙靠近去只見那里寫著:”亡者馬云蘭。民國甲午年。亥月。亥日。酉時生,大限于民國丙申年。庚寅月。辛已日……“我默默記下了她的生辰八字,然后吩咐大家繼續尋找,看有沒有其它的發現。
    說來也巧 ,這時候麻六不小心摔了一下,他撞上擺放棺材的木凳子上。那凳子在這里擺放了將近百來年,早就腐朽松軟不堪重負了,板凳斷裂了棺木側翻在地上,那里面的尸體剛好滾落到他身旁。
    突然發生的這一幕,讓我預感到不吉利。剛想要喊讓他閉住呼吸,避免亡者吸了他真氣。可一切都晚了。那干尸吸了他元氣之后,突然瞪開眼睛怒視著他。
    要是在平時,打死我也不會碰這臟東西。可現在,我們不可能把嚇昏過去的麻六扔在那里。”來,兄弟們,我們必須把那尸體從新抬放到棺材里,她怨氣那么重,我們又招惹了她,否則就算我們解開冤魂的詛咒。她也不放過我們。“正當龍五剛要走過去,我急忙拉著他又交代道:”大伙千萬別看它那眼睛。“
    是啊!以前雖然我不會相信這些鬼東西,但我經常聽爺爺講的鬼怪故事。他經常說過:”千萬不要和死不瞑目的亡魂對視,那是它們怨氣太重了,和怨魂對視會被鎖去三魂七魄。“我剛才突然想起了這句話,何況這個死尸原本緊閉眼突然怒罵圓睜,肯定怨氣更大。只要被他鎖去了魂,就只有死路一條路。情急之下,我拉住了龍五交代了那句話。
    不一會兒,伙伴們把那尸體抬上棺木。那少女的死尸,原本紅潤粉嫩的臉頰慢慢的變得干癟了,最后化成骷髏。剛才尸體上贊新的衣服,也跟著腐朽化成了灰燼。最后,那干癟骷髏的眼眶升起了一絲清煙飄走了。
    石三扶起昏迷的麻六穿過后洞廳,我和龍五留在這里盡量收集那解詛咒線索。沒多久,我在另外的棺材下面得到我們所要東西。
    走出后廳,我看著火把慢慢熄滅了,想道現在麻六還昏迷著,如果在出現什么東西那就晚了。重新辨認了一下方位,這時候突然發現在前面河水有光亮,我腦海思索著,難不成前面還更厲害的東西等著我們。這時候石三興奮的喊道:”你們看,頭頂上天空。“
    我抬頭仰望,透過石頂天窗看見了湛藍天空。也興奮的喊道:”我們終于出來……終于出來了。“
    在這黑暗的地下世界,光明代表了希望,大伙變得精神好多了。我繼續在前面開路,龍五還斷后,而石三和唐四攙扶著麻六在中間。我們順著地下河沒走多久,漸漸的前面越來越來亮了,大概又走了半個小時,我們終于走出了天坑洞,總算迎來了新生命的曙光。
    天亮了,太陽把它那溫暖的陽光灑在我們身上。而在昨晚黑暗的世界里,殘留在我心中的陰影已當然無存了。可那怪異的詛咒符號還在我的腦海閃過,此刻,麻六蘇醒了過來。雖然看上去都很神氣,但我總感覺到事情還沒結束。也許是我們太年少無知,叛逆的心總是聽不進父母勸阻。可能吸引我們叛逆的還是家鄉獨特喀斯特地貌風光,讓我們想去探險證明自己是男子漢。當世界在證明”無神論“時,突然其來的神秘詛咒,我們只坐以待斃。在這大千的世界里,如果遇到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那就尊重的相信一回神鬼吧?你不會損失什么,至少在你的宿命注定之后,你會看到轉機的。
    那天早上回答了家,我就把闖天坑洞遇到的亡靈了詛咒的事告訴父母。同時,把自己記下的亡者生辰八字說了出來。后父母約上龍五的父親,請來了法師給死去冤魂超度三天三夜,并讓我們倆搬到外地親戚家住了幾年,才保住我們小命。
    可麻六,石三、唐四的父親從來不相信這東西,最后,導致他們離奇的死去了。聽說:”麻六是因為蝙蝠傷口感染而死去,可死后胸口處現了怪異的符號。他死去慘狀很怪異,好像是看見了恐怖的東西后嚇死的。“多數的鄉親們都說是中冤魂詛咒,然而醫生說明他是傷口感染死亡的。
    然而,我信了怨魂詛咒的這個說法,因為那晚上太詭異了。而后來石三,唐四、也相繼死去了,其中的死因我也不太了解。總之,到現在天坑洞再也沒人去過了,而我也不知道,這來自深淵的詛咒是否消除了沒。聽說有的冤魂詛咒一輩子都解不了,也有可下個離奇死去的就輪到我了。但我不會責怨這些招受土匪凌辱,含冤死去姑娘的”亡魂“。首選是我們闖入人家地界,不過我到希望他能放過我們這些無知少年,我會在有生之年燒香乞求她們原諒!
    故事結束了,如果你有膽,隨時歡迎你來我們清水嶺靈異天坑洞的地下世界,去感受一下那來自深淵怨魂的詛咒吧?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張木匠走陰

下一篇:舊巷棺材鋪

標題:深淵詛咒
地址:http://www.bkhsvx.live/mj/61662.html
聲明:深淵詛咒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