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羆園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6-02作者:老蘇

    單說舊時,有個叫孫百仁的書生,早年屢試不第,絕了入仕之念,娶妻生子,靠祖上留下的百余畝薄田收租為生。雖說胸中墨少,卻素喜書畫對弈,近來,縣關護城河岸邊,總有一個老道擺棋,孫百仁整日來此消遣。
    這一俗一道,熟稔起來,漸而無話不談。
    一日,對弈之后,兩人和棋,相談半晌,已是薄暮,孫百仁不想返家見黃臉婆娘,老道就說:“你既不愿回去,不妨和貧道一并回山中道觀,對床夜談,豈不妙哉。”
    孫百仁拍手答應。
    老道住在城外桃山深處一座小道觀,領著孫百仁入觀后,香茗敬上,孫百仁見道觀壁上繪有數幅畫,內蘊深厚,不似凡人所作,嘖嘖稱奇。問是誰畫的。老道哪里知道,只說這道觀由來已久,打他記事時,便有這些壁畫。
    孫百仁越發驚訝,久久不語,垂手探腦,欣賞畫里乾坤。
    老道不懂畫工流派,見狀,捻須一笑,說道:“師父臨終時還留下了一個畫匣子,里面有幅長軸畫卷,貧道也看不出個好壞,只是師父吩咐該物不可落入俗世,不然,貧道早送你了。”
    孫百仁聞言,便央求老道展示畫匣,飽飽眼福。
    老道正有炫耀之心,床底拉出一個大木箱,拂去蒙塵,打開銅鎖,但見里面有一幅畫卷,老道緩緩打開,給孫百仁看。
    落款是一個叫做空空道人所作,名為《百羆圖》,內容怪誕無比。在一丈余長的畫卷上,大大小小畫了一百只羆,形態各異,卻也絲毫不顯擁擠,令人匪解的是,這些羆熊俱是穿衣戴帽,仿佛市井走卒小販,孫百仁邊看邊贊嘆,單論畫工,世間罕見。
    后來,兩人又擺盤對弈,因孫百仁心里惦記這《百羆圖》,落子亂了法章,不多時就輸了。和老道又談至深夜,旁敲側擊,老道語中透露,定然遵循師父遺訓,不會讓這畫落入花花世界。孫百仁和衣而睡,眼前俱是大小羆熊飛舞,輾轉難眠,聽到老道的打酣聲漸入佳境,孫百仁躡手躡腳起榻,趁著月光,瞧見《百羆圖》還在案幾上,于是拎了畫卷,竄出道觀。
    剛走了幾十步,卻聽得后面腳步聲急促,老道追出來了,嘴上還說:“道友留步,這幅畫蹊蹺得很,萬不可帶下山去。”
    孫百仁貪畫心切,哪里肯聽,腿勁加大,老道追得更緊,畢竟山道崎嶇,孫百仁還是被攆上,越發急躁,猛地一推,把老道推到崖下,深不見底,料想是活不成了。
    是時,夜靜更深,又是山中,并無他人,孫百仁長出一口氣,三步作兩步,下了山。
    晨曦未現,已在山腳下,他若無其事一般,返家。
    妻兒問他昨夜去了哪里,孫百仁隨意扯個謊,說和一個老朋友談得晚了,就在人家府上住了一宿,妻子并不生疑。
    孫百仁草草吃過飯,把那幅畫卷展開,細細欣賞,越瞧越愛,就將它掛在臥房墻上,無論睡覺還是起床,第一眼和最后一眼,看到的總是這《百羆圖》。

    忽一夜,雷雨交加,孫百仁聽到異響,翻身一瞧,正好閃電落下,點亮周遭,《百羆圖》上的眾羆,似乎活了一般,喧囂聲起。孫百仁還沒來及下榻,這畫陡然增大萬倍,把他納入其中。
    孫百仁頓覺頭昏目眩,好似風中微塵,許久,才定下身形。所站之地,竟不是臥房,而是一處山林,身邊有兩三只羆熊正歪著頭,盯著他瞧。這羆熊一個個穿衣直行,若無附身皮毛,真似人一般。
    孫百仁大驚,掐掐手臂,亦有痛楚,不是做夢。
    世間真有人羆之說?瞅著越來越多的人羆圍了上來,孫百仁駭破肝膽,拼命逃竄,足足狂奔兩個時辰,卻又回到了原地。
    羆群里,有個年老的,似是嘆了口氣,沖孫百仁擺擺爪子,口吐人言:“莫怕,莫怕”。
    孫百仁頹然癱地,昏了過去。
    再度醒來,發現幾只熊羆的關切目光,其中一只,用瓢端來山泉,對孫百仁說道:“喝,喝。”
    孫百仁飲了兩口,暗想:“這人羆似沒有害我之心,我得打聽一下,這地方是哪里。”
    于是,試圖和人羆交流,人羆并不能快意表達,每次,只能簡單說幾個詞。
    耗了整整一日,才知道這群羆熊,處處學人。此地就叫羆園,方圓數十里,遠在紅塵之外,與凡間井水不犯河水,那個建造羆園的人,早已作古,但這些人羆頗懷念舊人之恩,每日仿人。
    孫百仁暗暗稱奇,難怪那幅《百羆圖》如此栩栩如生,該是作者來過這羆園。
    做為羆園唯一人類,孫百仁倍受眾羆愛戴,尊為上客。孫百仁表面與它們和氣相處,心里每時每刻打主意:若把人羆帶到凡世,賣于貴人,絕對值大價錢,這人羆有靈性,學人言行,世間罕有。
    眾羆哪知孫百仁心思,只是每日將采摘來的果瓜,畢恭畢敬的奉上,視其為貴賓。
    約一年光陰過去。
    孫百仁已經打聽到出羆園的方法,羆園外邊,乃是云濤霧山,縱身一跳,就能回到人間,因人羆體形龐大,他便打起了兩只小羆仔的主意,這小羆比人類嬰孩大不了多少,斷奶不久,也是巧了,正好一公一母。
    近來,他都和這對小羆講人間之事,夸口凡塵是花花樂土,小羆似懂非懂,整夜和他吃喝拉撒在一塊。孫百仁伺機而動。

    這日深夜,尋個機會,一手一個,抱著這對小羆仔,一刻不停,來到羆園地界,腳下云海滔滔,這一公一母兩只小羆,十分亢奮,嘴里還叫道:“下去,下去。”
    孫百仁嘿嘿一笑,喜極而泣,痛快的流下了幾滴眼淚。整整一年了,自己委曲求全,和這幫畜生在一塊,身陷囹圄一般,如今終于要重回凡間。抱緊羆仔,縱身一跳,耳邊生風,不知過了多久,兩腳觸地。
    定晴一瞧,發覺自己正在臥房,背對著那幅《百羆圖》,恍恍然如大夢一場,懷里一對羆仔,酣然而眠,此時東方甫白,妻子還在榻上睡著,窗外是一幅雨霽景象。
    他霎時明白,自己竟在閃電雷鳴之夜,身陷《百羆圖》里,羆園一年,凡間剛剛過了一夜。再數數畫中眾羆,果然少了兩只!
    “該著我發達了!”看著懷里雙羆,孫百仁難掩狂喜,這對羆仔,一公一母,到時,又可下仔……每只羆仔賣不到千兩銀子,我孫百仁的名字倒著寫!
    此后,將這對羆仔養在籠中。
    妻兒起初也頗覺稀罕,整日圍著羆仔打轉,沒過兩日,就索然無味,說這對羆仔又蠢又笨。
    孫百仁說道:“一個黃臉婆娘,一個黃口小兒,你們知道什么!它們可是會說人話的呢。”逗羆仔說話,哪知這對羆仔似失了靈性一般,只是瞪著眼,嘴里嗷嗷亂叫,對盆里的食物也只是嗅嗅,壓根不吃。
    孫百仁一拍腦袋,豁然開朗道:“哎呀,這些畜生在羆園里,專食瓜果山泉,不沾五谷濁氣,眼下自然是水土服。”不敢怠慢,畢竟這對羆仔于他而言,是不折不扣的財神爺。
    于是,特意去集市購買鮮果,飼喂羆仔。
    本來家境就一般,底子不厚,這羆仔一日日長大,食量大得驚人,撐不了多久,孫百仁就捉襟見肘了,妻子整日哭啼吵鬧,說他害了魔怔,對這畜生比待親爹還好哩。孫百仁罵她無知,堅持說這羆仔會說人話。
    東西四鄰,誰也不信孫百仁。
    如此捱了半載,羆仔變得跟豬一般大小。孫百仁每日與它們說話,也是奇怪,自從到凡間后,這羆仔竟再也沒有說過一句人話。
    這日,孫百仁氣惱無比,揮鞭抽打雙羆,嘴里罵道:“這蠢物笨畜,整日除了吃就是睡,話也不講一句,養你們何用!”結果一個不留神,被其中一只羆咬住手背,深可見骨,敷藥之后,不見好轉,繼而整個手臂都烏黑發紫,竟是穢毒攻心之兆。
    孫百仁想破腦袋,也是不解,為何這畜生在羆園人模人樣的,到了凡間后,就蠢如豬狗呢?
    這日,兒子鄉塾歸來,孫百仁奄奄一息,臥在病榻上,問兒子,今日先生教了什么。
    兒子說道:“先生講了一個故事,叫淮南為橘,淮北為枳。”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孫百仁腦袋嗡的一下,徹骨生寒,不由得喃喃自語:“南橘北枳,南橘北枳……”忽地,“哇”的吐出一口老血,絕氣而亡。
    當日,籠中雙羆,逃之夭夭。
    遺孀再嫁,那幅《百羆圖》本來要付之一炬,巧被一鄉紳看到,越瞧越愛,問多少錢賣,婆娘氣不打一處來,開口要一千兩銀子,誰知對方竟答應了。
    后有好事者,點了點畫中羆數,不多不少,正好百只。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食腐之鴰

下一篇:感恩的人參精

標題:羆園
地址:http://www.bkhsvx.live/mj/61641.html
聲明:羆園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