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狐仙報恩情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10-10作者:小蘇蘇

    鈞州的牛家村,有個叫張允的年輕人,父親早故,和母親相依為命,張允所在的牛家村沒山沒水,是個平原地帶里十分常見的村子,聽得外出的人們還有那走街穿巷的藝人,每次講起外邊的花花世界,張允就一臉羨慕。
    知子莫如母,母親劉氏就告訴張允,說張允的姑媽嫁往江浙一個富戶為妾,可以去那里找個營生的活兒,張允心里向往,但是放心不下母親一個人,就不同意。母親勸他,說自己這把身子骨沒痛沒病的,至少這三五年還是沒有問題的。張允架不住母親每次勸說,最后跟母親商議,外出一年為期,年底返鄉。
    二月初三,張允背著包裹,離家遠游。
    天意難測,剛到江浙,那里就發生了叛亂,親戚沒有尋到,花光盤纏,吃飯都成了問題,不得已,加入了流民行列,流浪到一處漁村,被一對好心的夫婦收留,于是學得一身打漁的本領,未及半年,夫婦去世,他們無兒無女,村里的近族怕張允侵占夫婦的財產,就聯合村民遠遠地將張允趕走。
    張允拜別老夫婦的墳冢,再次尋找營生的活兒,正值兵荒馬亂的,大道難走,小道又有占山為王的綠林漢子,張允千方百計趕至長江,想回家安心伺候母親,哪知這日大霧彌江,渡船難行,這唯一的機會也錯過了。
    之后,官兵與數股義軍交戰,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整整三年,張允都無法渡江,雖說靠做些小買賣,衣食能保住了,但他無比思念母親,恨不得化為一尾鯽魚,游過長江。
    平日逢廟便拜,祈禱各路神仙保佑母親無疾無憂。
    又過兩年,張允正在午睡,突覺一陣心疼,無端端的冷汗直冒,似乎有什么事要發生,于是再難睡下,在院子里來回踱著步子,又忐忑不安地來到街上,正驚慌無措時,發現一個卦攤,便救這算命先生給自己和家里老母算上一卦。
    那先生問了家中方位,以及張允八字,掐指半晌,說家中無妨,今日的心悸乃是思母過度所致,還說自己可以讓張允看到母親近況。張允大喜,依著先生吩咐,端來一盆子水,算命先生拿出一黃裱紙,涂畫一番,又讓張允破了手指,滴了幾滴血在上面,最后將紙點燃,放在水里,要張允默念母親名字以及樣貌,少傾,這臉盆上果然映出了母親的模樣,只像母親院中端坐,曬著太陽,手里拿著張允寄回來的信。

    張允心里懸石放下,母親無恙便好。他也知道,戰亂之地往別處寄信,可以收到,但別處寄往戰亂之地的信件,十之八九都遭遺失。
    又過兩年,戰亂終平,張允心急火燎,渡過長江,日夜不分,往家里趕,看到牛家村時,剎時潸然淚下,原本答應母親,年底便歸,不曾想造化弄人,足足讓母親等了七年,這期間,朝不保夕,活得膽戰心驚,終身大事根本不敢考慮,去時的少年,現在已經是個疲憊不堪的游子。
    歸家時,天色早就黑透,沒想到母親正倚門而望,張允跌跌撞撞,奔到老母親跟前,跪下痛哭,母親也是老淚縱橫,直說著我兒回來了,我兒終于回來了。
    又給張允準備了飯食,張允吃了幾口,雖覺味道有些怪異,跟母親早年做的不同,但想想闊別七年,可能是南北口味不同造成的,也沒有多想,母子倆又談了近一個時辰,張允沉沉睡下。
    次日一早,母親便邁著小腳,走遍村子,挨家挨戶告訴村民,自己的兒子回來了,要找人給兒子說個媒,母親在鄉里名聲一直很好,這幾年張允在外邊也攢了一些錢,加上母親賣女工所得,于是跟隔壁村子的一個姑娘定了親。
    母親做事雷厲風行,早早地辦了婚事,婚后第二日,母親撒手而去。
    張允痛哭不已,原本以為是母親覺得自己大限將至,才早早地催促他成親,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毛骨悚然。

    夜里他守靈的時候,原本母親的尸體擺在堂屋,臉上貼著一張燒紙,但從窗子灌進一股風,將這張燒紙吹落,恰好此時,一個閃電虛空降下,瞬間照亮了整個屋子,這時,張允驚恐地看到,母親那張臉竟然變成了狐貍模樣。
    再一瞧,母親的臉恢復了原狀,張允頭皮發麻,手里的燒紙還未來及再次蒙上,又是連二連三的閃雷,每次閃電點亮屋子時,母親的臉就會變成毛茸茸的狐貍臉,但閃電一落,又變回人臉。
    張允揪起母親的尸體,叫道:“你不是我母親,你是誰?”
    晃了幾下,僵硬的尸體突然嘆了口氣,說:“還是沒有瞞過去,我是狐仙,這兩個月來,我一直扮成你的母親,原本打算過了今日我就可以心事了卻離去,可惜天公不作美。”
    張允驚道:“那我母親呢?我母親在哪?”
    狐仙緩緩站起來說:“你母親兩年前就死了,你仔細想想,兩年前,忽然一日,午時心疼不已,那時正是你母親逝世之時。”
    張允憶起兩年前,卦攤碰到算命先生,先生施千里目之術讓他看到母親之事,豁然開悟道:“我想起來了,如果我猜的不假,那個算命先生也是你幻化的吧。”
    狐仙點了點頭。
    張允大慟道:“你這老狐貍,為何欺瞞我!”
    狐仙半晌才說道:“你聽我說,那日你母親去世,你心生感應,我就幻成一個道人誑騙于你,甚至這兩個月來,我都化成你的母親,就是為了不讓你有悔恨自責之意。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你母親去世之前,我也曾幻成你的樣子,在床前伺候,讓她免去思子之苦,去世后,我瞞著所有人,將她安葬,而后又施地遁術,化成道人,與你見面,穩住你的心神。這兩年來,我時不時化成你的母親,在村民看來,她一直還活著,這一切都是為了等你回來罷了。”
    “你為何要這么做?”張允抹了把淚,心如刀剜。
    狐仙道:“七年前,你初至江浙尋親,逢賊兵作亂,我們狐類修行最恐刀兵戾氣,我被那鋪天蓋地的血氣所傷,逃至一個漁村,昏倒路旁,被一群頑童玩弄,差點斃命,也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你路過將我救下。我于療養期間,觀你常常思念母親,可惜我道行尚淺,無計可施,只能幻成你的模樣,瞞你母親,眼下又幻成你母親,讓你免生遺憾,這人間俗地,我們狐仙又不能久待,是以給你辦完婚事,我便離去,可惜被你看穿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狐仙報恩情
地址:http://www.bkhsvx.live/mj/52301.html
聲明:狐仙報恩情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