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怒晴湘西

胡八一心想去湘西尋找千年內丹救多鈴性命,于是向曾去過湘西的陳瞎子打探消息。陳瞎子得知Shirley楊是搬山道人鷓鴣哨的后人,不禁唏噓感嘆起自己前半生的風云歲月。話說半個多世紀之前,正值壯年的卸嶺盜魁陳瞎子伙同軍閥合盜湘西瓶山元將之墓。墓中機關重重,幾次均未得手,死傷甚眾。于是陳瞎子聯絡搬山道人,告知瓶山中有千年丹丸,四處尋找雮塵珠的鷓鴣哨為之心動,決定同卸嶺眾盜一同發掘瓶山……時光荏苒,兩位巨盜已化作歷史的塵埃,當初他們從湘西盜出的寶物如今展現于博物館內,遍身的紋飾好像密碼一般,無人能解……

前言

從古到今,若說起強盜賊寇,在世人眼中,歷來個個都是該遭千刀殺、萬刀剮的歹人,乃是極敗壞的惡名,可細論起來,朝臣天子、士農工商,在那三百六十行里,從上到下,哪一處沒有天良喪盡、用瞞天手段行奸使詐的賊子?大盜竊國、中盜竊義、小盜竊侯,成王敗寇,只有最末等的才竊金銀。孰不聞“道不盜,非常盜,盜亦有道,盜不離道”之言,真正在那綠林中結社取利, 更多 >>

第一章 琉璃廠(上)

人生在世,一舉一動,往往身不由己,福禍安危由天定,悲歡離合怎自由?我和Shirley楊受陳教授之托,組了打撈隊去珊瑚螺旋的沉船中,打撈國寶“秦王照骨鏡”,在南海采珠蛋民的協助下,最后死中得脫,總算不負所托,取了古鏡回來。 不料蛋民多鈴中了沉船里下的死降邪術,正是“三分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眼看著再難施救,幸得有人指點,尸降耗散 更多 >>

第一章 琉璃廠(下)

眼看著過了半月有余,已快到中國傳統的春節了,我們只好打消了到美國過年的念頭,那時候北京的年味兒濃重,市內還沒禁放煙花爆竹,離除夕尚遠,就能聽見炮仗聲此起彼伏,給本就格外熱鬧的舊貨市場添了幾分雜亂。現在的潘家園舊貨市場,比我們剛來的時候可又熱鬧多了,這人烏泱烏泱的,一撥接一撥,當然也是由于快過年了,這些天副食店菜市場里置辦年貨的人更多, 更多 >>

第二章 八臂哪吒

如今北京城的格局,是源于七百年前的元代大都城,由數術奇人劉秉忠設計,據說城址地下,藏有孽龍水怪,所以城池建造成八臂哪吒的形狀,鎮龍壓怪,以保王氣平安,城池的格局中,隱藏著三頭六臂和兩只腳,另外五臟六腑,一應俱全,這也是一種復雜的風水布局,背陰處埋了許多王公貴族。喬二爺祖上在欽天監聽差,后來又被抽調去編撰四庫全書,久而久之就學全了《陰陽 更多 >>

第三章 盜墓往事

自秦亡之后,漢高祖劉邦稱帝,傳了數代,始終都是漢家天下,史稱“西漢”,直到王莽篡位,才又有光武中興,出了東漢的天命定數,但這都是后話,自不必說。只說西漢東漢之交,天下大旱,饑民遍野,百姓不堪其苦,紛紛揭竿而起。諸路義軍中以綠林、赤眉二軍最為強大,震動朝野上下,各地英豪紛紛投效。赤眉軍開始也是由饑民組成,最初只做些打家劫舍的勾當以求自存 更多 >>

第四章 老熊嶺義莊

陳瞎子心中早有主張,他最近手頭上也緊,正琢磨著要做回大的,只是還沒什么把握,不肯提前對羅老歪言明,不過話說到這份上,只好和盤托出,趕緊道:“素聞猛洞河流域林深嶺密,是片夷漢雜處的三不管地方,當年元兵南下,和洞民惡戰經年,死了好些個番子貴胄,其中有一番僧與一統兵大將之墓殉葬最豐,如今那瓶山里,仍舊藏著不少土司、洞人和元兵元將的墳塋,不過 更多 >>

第五章 耗子二姑

陳瞎子這伙人都是慣盜古墓的,個個膽大包天,對在義莊攢館里過夜毫不在乎,打定主意,就上了“云霧繚繞、山路如絲”的老熊嶺。那義莊遠離人煙,走到了掌燈時分才找到,只見義莊似乎是座荒廢的山神廟改建而成,但破廟規模也自不小,前后分為三進,正殿的歇山頂子塌了半邊,屋瓦上全是荒草,冷月寒星之下,有一群群蝙蝠繞著半空飛舞,掉了漆的破木頭山門半遮半閉, 更多 >>

第六章 送尸術

花螞拐善會察言觀色,說完后一看羅老歪的反應,就知其中名堂,隨即又陪笑道:“要說義莊里鬧僵尸,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合該如此,可怪就怪在耗子二姑臉上尸毒不顯,又像是死后才被在口中灌注尸毒,小的眼拙,不知高低,怎么敢在大掌柜和羅帥兩位大行家面前獻丑。”羅老歪正等他有此一言,告訴花螞拐聽個分明,原來湘西老熊嶺的風俗奇異,在人死后的前七天,要給尸體 更多 >>

第七章 咬耳

陳瞎子也陪羅老歪喝了許多燒酒,一整天來穿山過嶺,本就疲憊了,不覺酒意上涌,可心下清楚這義莊里似有古怪,越想越不對勁,如何敢輕易就寢。正要囑咐啞巴昆侖摩勒小心戒備,但一瞥眼之間,忽見地上竟然有一串濕漉漉的腳印。群盜進屋之后才開始暴雨瓢潑,其間又不曾有人出去半步,所以每個人的鞋底都是干的。念及此處,陳瞎子急忙抬眼看了一看房門,兀自好端端地 更多 >>

第八章 洗腸

那只老貓顫栗的叫聲就來自于一株老樹之后,陳瞎子貼身樹上,悄悄探出頭去張望,他生就一雙夜眼,在星月無光的黑夜里,也大致能看出個輪廓,此時云陰月暗,卻遮不住他的視線,尋著老貓的慘叫聲撥林前行,原來樹后有一小片林中的空地,四周古柏森嚴環繞,空地間都是一個接一個的墳丘,丘壟間盡是荒草亂石,一弘清泉從中淌過,蜿蜒流至荒草深處,墳丘后邊都被野草滋 更多 >>

第九章 古貍碑(上)

陳瞎子被那亂墳中的白老太太看了一眼,頓覺神魂飛蕩,毛發森豎,全身生起一片寒栗子來,雙膝一軟跪倒在地,他心中雖然明白,但手足皆已不聽使喚,周身上下除了眼晴和喉嚨之外,根本動彈不得分毫。瞎子暗道:“不妙,聽說五代年間多有那些奇蹤異跡的劍仙,各自懷有異術,千里萬里之間倏忽來去,也有那騎黑驢白驢的,可日行千里,平時也不見那驢蹤影,需要騎乘的時 更多 >>

第十章 探瓶山

搬山首領鷓鴣哨告誡陳瞎子,他曾遠遠看見深山里云氣不祥,雖說古墓中若有異寶奇珍,往往會有祥云繚繞,但也可能在那深山密林里,還藏有妖物。說罷他指了指那兩只貍子的尸體,示意這便是佐證,讓陳瞎子帶著他的手下切不可輕舉妄動,想進瓶山古墓,需以術為盜,等過幾天雙方會合之后,再從長計議不遲。陳瞎子未置可否,只是點了點頭,他又想回去對手下夸一番海口, 更多 >>

第十一章 工兵掘子營

常言道“豐財厚葬起奸心”,他此時便有些等不及了,見其余的人都在同陳瞎子俯瞰深澗,正好啞巴昆侖摩勒背著的一個竹筐撂在地上,里面裝了些干糧水壺,以及成捆的繩索,羅老歪就探手將繩索取出來,扔在那熟苗向導跟前,逼著他用長繩墜下去探探地宮。他一臉冷冰冰的神情說道:“好教你家羅帥看看,古墓中是怎么個有去無回,你這蠻子若是牙迸半個不字,可別怪羅帥管 更多 >>

第十二章 移尸地

人死后裝鹼到棺槨里,下土入葬,倘若有機會再掘土啟棺,不論死的時日遠近,只要埋到瓶山附近,棺中的尸體就會不翼而飛。棺槨封士完好無損,絕沒外人動過,可棺材里就只剩下一些陪葬的瓷瓶竹筷,死尸穿的兇服也原樣擺著,扣子都沒解開過.但硬是見不到一星半點的尸骸。當地人有種傳說,在元兵打過來之前,瓶山是給皇帝煉丹的禁地,除了這里地形奇特,是處天然的洞 更多 >>

第十三章 溶化(上)

眾人等得正焦躁間,忽地里一支響箭破云而出,裹挾著尖銳的鳴動,直射向半空,正是探墓的那兩個人發出了訊號—山巔下的深谷里已無毒蜃。群盜歡呼一聲,各個擼胳膊挽袖子,要請纓下去盜墓。陳瞎子做了幾年卸嶺盜魁,深知如今這年月,可不是宋江那陣子了,若想服眾光憑嘴皮子可不行,除了仗義疏財,還要身先士卒、同甘共苦,盜墓的時候必須親力親為,不惜以身涉險, 更多 >>

第十三章 溶化(下)

陳瞎子遇過許多驚心動魄的事端,他身上對危險的這種直覺,是從一次次的死里逃生中拿命換來的經驗,少說得有七八成準,哪里還顧得上再看那些衣物,撮聲口哨,率眾反身就退。他本是身處殿心查看兩個失蹤盜伙的衣物,此刻轉身后撤,剛踏出一步,忽覺背后有人抓他肩頭。陳瞎子雖不是驚弓之鳥,但事出突然,又萬沒料到有人敢拍他的肩膀,竟被嚇了一個寒戰出來,回頭看 更多 >>

第十四章 騰云駕霧

陳瞎子見昆侖摩勒舍命相救,他卸嶺群盜都是做聚伙的勾當,最重“義氣”二字,身為首領怎能只顧自己脫身?喉嚨中低吼一聲,甩開拖著他逃跑的兩名盜伙,腳下一點地,直沖回大殿,抬腳處踢起一片白灰,將爬上啞巴大腿的幾條蜈蚣趕開。此時啞巴托舉木梁,早已不堪重負,瞪著牛眼,鼻息粗重,見身為天下群賊首領的盜魁竟然冒死回來救援,心中好生感激,滿是紅絲的眼睛 更多 >>

第十五章 驚翅

山巔上的群盜正自望眼欲穿,這時候,忽聽下方山壁像開了鍋似的嘩啦啦嘩啦啦一陣亂響,這幾百號人都被突如其來的劇烈響聲所懾,擠到崖邊往下一望,都驚得張大了嘴,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只見山隙深處的亂云濃霧,被一團黑氣沖得四散,一條一丈許長的大蜈蚣,從谷底飛快地爬了上來。這大蜈蚣以扁平之環節合成二十二節,頭頂烏黑,第一節呈黃褐色,其余各節背面深 更多 >>

第十六章 防以重門

陳、羅二人聽那邊的工兵一片大亂,說什么挖出了“人頭、西瓜”,知是有異,便率眾過去查看。此時天色將明,下了一夜的大雨也已停了,地門是在山陰處,地勢高燥,流水周旋,雨停后便無積水再涌過來,但地上被工兵們挖得坑洼不平,除了稀泥便是污水,繞過幾條施工的土溝,陳瞎子分開人群往內一看,也是大為詫異,不禁“咦”了一聲,暗道“怪了”。原來在地下十幾尺 更多 >>

第十七章 甕城

群盜各持器械,密密匝匝地擠在墓道盡頭的城門前,在陳瞎子的指揮下,探出幾架蜈蚣掛山梯頂開了雙門。城門剛開,就聽里面幾聲尖嘯,猶如女鬼凄厲的狂叫,有些當兵的,以前沒參與過盜墓勾當,乍聞此聲,嚇得險些尿了褲子,可墓道中人擠著人,就算想逃也動不了地方。陳瞎子卻知那異常尖銳的聲響,并非是什么厲鬼尖嘯,而是空氣迅速擠壓產生的鳴動。那城門一開,已經 更多 >>

第十八章 神臂床子弩

陳瞎子以前率眾倒斗,從不曾失手一次,對自己“望、聞、問、切”的手段向來非常自信,可有道是善泳者溺,淹死的從來都是會水的,他以“聞”字訣聽出地下有幾處城郭般大的空間,滿以為挖開了墓道、墓門,擋掉地宮入口的毒液,就可以直搗黃龍了,豈料卻托大了,這回真是進了一條有來無回的“絕路”。此時也無暇判斷,是否是工兵們砸撬棺槨引來的城中機關,那斷絕來 更多 >>

第十九章 無限永久連環機關

床子弩是古時戰爭中的利器,弩架形狀如同木床,分置前、中、后三道強弦,弩床后有兩道絞輪拽弦,勢大力沉,專射那些在寨柵、盾陣、土墻后藏身的頂盔貫甲之輩。北宋的死敵金國兵將,對此類硬碰硬的強弩尤其懼怕,皆稱其為“神弩”,喪在其下者難以計數。不過神臂床子弩絞輪動作緩慢,所以比普通的弩機慢了一陣,但此刻四周城墻上隱藏的十余架神臂床子弩,逐個被機 更多 >>

第二十章 無間得脫

流沙歷來是古墓中以柔克剛的有效防盜手段,大量流沙一旦灌滿地宮墓室,就不可能像挖墓墻夯土般,一個盜洞就能解決問題,因為沙子松散流動,不管盜墓賊掏挖出來多少,就會有其余的沙子流過來填補,除非是將里面的千萬噸積沙全部掏空,否則流動的細沙就會像一面會自己移動的墓墻,盜墓者永遠也別想在其中打出一條墓洞。但是自古以來,古墓里雖然多有流沙機關,可是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金風寨

陳瞎子已連折兩陣,唯恐做不了瓶山,會危及到自己在綠林道上的地位和名頭,此時聽得搬山道人鷓鴣哨說起他有一套搬山分甲術可以施展,心中好一陣狂喜,忙道:“不知此術如何施展?愿聞其詳,若真使得,我當即封臺拜將!”鷓鴣哨說:“以術盜墓,更需有能力扶持,要盜瓶山古墓,搬山卸嶺缺一不可,至于搬山分甲之術……”他稍一沉吟,接著說道:’余竊聞,天人相應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雞無六載

那老者不愿誤了時辰,便命他兒子動手宰雞,他這兒子是三十多歲的一條蠢漢,左手從后掐住大公雞的雙翅,將生銹的菜刀拎在另一只手中。宰雞的法子不外乎“一抹一斬”,把刀刃拖在雞頸上一勒,割斷血脈氣管,待雞血流盡,這雞便會氣絕而亡;一斬則是一萊刀砍下去,斬落雞頭,但公雞一類的禽屬,猛性最足,雞頭掉落之后,無頭雞身仍會因體內神經尚未徹底死亡而亂飛亂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裁雞令

鷓鴣哨說此雞名為“怒晴”,金雞報曉本就是區分陰陽黑白之意,而且怒晴雞引吭啼鳴之聲能破妖氣毒蜃,更可驅除鬼魅。若是凡雞凡禽,其眼皮自是生在眼下,而眼皮在上就是“鳳凰”,雖也有個雞名,卻絕不能以常雞論之。鳳凰是不是當真存在于世,此事誰也沒親眼見過,不好妄做定論。今人多認為古楚人的“引魂玄鳥”,正是從雄雞圖騰中演化而來。從春秋戰國時期就已有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山陰

群盜斬雞頭燒黃紙,定了盟約:盜出古墓中的丹丸明珠,都歸搬山道人,其余的一切陪葬明器珍寶,則由卸嶺盜眾所得。隨即點起燈籠火把、亮籽油松,離了老熊嶺義莊,浩浩蕩蕩地趁著月色進山盜墓。進山盜墓的隊伍山工兵打頭,羅老歪手下的工兵部隊里,也有不少人是在“常勝山”插了香頭的。插香頭就是綠林中入伙的意思,這一部分人和卸嶺群盜一樣,都在臂上系了朱砂綾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分山掘子甲

那只貍子只顧趴在棺上舔血,神情極是貪婪,竟對外邊來了一伙人全然不知。鷓鴣哨前不久曾帶著另外兩個搬山道人,在古貍碑除了利用圓光術的“白老太太”。瓶山附近山陰水冷,貍子并不常見,不成想在山根里又撞見一只,看它的毛色和那一副奸邪神態,就知是古貍碑那老貍子的重子重孫。這種事情不用鷓鴣哨動手,他師弟色目卷發的老洋人便搶上一步,用鐵鉗般的大手捏住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穴陵

那對穿山穴陵甲一大一小,好像始終在竹筐里昏睡,直到此時爬在地上如夢初醒,晃動著身軀伸展肢體,聽它們利爪刮地的聲音,就知道勁力精猛。群盜中多有不識的,擔心此物傷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幾步。此時花靈和老洋人并肩上前,揪住了穿山穴陵甲身上的銅環,將它們牢牢按在地上。這雙長甲四足亂蹬,不停地掙扎,可是苦于被銅環鎖了穴位,縱有破石透山之力也難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斗官

搬山道人鷓鴣哨先前想去黔邊盜發夜郎王古墓,不料卻撲了一空,心里正有些焦躁,如今見了瓶山古墓氣象萬千,猶如瓶中仙境,不知里面都藏了些什么前朝的秘器,他見獵心喜,不禁技癢起來,當即就要單槍匹馬到前邊的地宮中一探究竟。卸嶺群盜和老洋人、花靈等人見他這就要動手發市,也趕緊各自抄起器械,要跟在他身邊同去倒斗。可剛一抬腳就發現前面的宮闕樓臺有隱隱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強敵

陳瞎子也已聽見枯潭深處似有異動,但他和鷓鴣哨出言示警的時候已經晚了,猛聽下面“嘩啦啦”一陣爆炒般的響聲,那條六翅蜈蚣已經順著石壁游了上來。原來它似乎感覺到有天敵進了瓶山,物性使然,驚得躲在深澗里不敢稍動,不過眼看它那些重子重孫都快被群雞趕盡殺絕了,忍無可忍之下,終于狂沖上無量殿前的石橋。老洋人和花靈這兩個剛出道的搬山道人,剛好和幾名盜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詐死

鷓鴣哨也是人急拼命,為了避開六翅蜈蚣急速接近的勢頭,雙腳蹬著井壁將身體彈出,縱身跳下了深井。可他身手雖快,那蜈蚣的速度卻是更快,見撲了一個空,就舞動觸須腭足,猛然間在陡壁上探出半截身子,猶如黑龍回首探珠,直取身在半空的鷓鴣哨。鷓鴣哨并非匹夫之勇,他是謀定而動,就知那蜈蚣撲空了之后會有這么一下。他跳離井壁的時候腳底下使足了力,身子在半空 更多 >>

第三十章 丹爐

卸領群盜攜帶了大批雄雞進山盜墓,公雞和蜈蚣是天生的死對頭,古墓地宮里大大小小的蜈蚣,開始先是沒命地躲藏,后來都忍受不住雞鳴雜亂,紛紛出去以性命相搏,拼個同歸于盡,卻正落入搬山道人生克制化的圈套之中,劫后余生的,也只有那條六翅蜈蚣,以及—些驚得肝膽俱裂的蜈蚣崽子。瓶山里的大群蜈蚣已死了十之八九,藏在丹井死人堆里的這條三寸蜈蚣,更是被山中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冷酷仙境

鷓鴣哨奪了蜈蚣丹,趁勢藏身在青銅丹爐里,他身在爐中,對外邊的動靜卻聽得一清二楚。只聽那六翅蜈蚣隨后追到,撞不開丹爐,便緊緊盤繞在爐外,以須爪狠狠撓動銅爐外壁。六翅蜈蚣似乎知道失了那顆紅丸是必死無疑,把它滿腔的哀狂怨恨,全發泄在了丹爐上,沒命價地用無數腳爪刮摳銅壁。雖然奈何不得這銅疙瘩般的丹爐,但密密麻麻的響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像是無數小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云藏寶殿

陳瞎子帶著卸嶺群盜,在丹井內搗棺毀尸,對幽冥之中哪有什么忌諱可言。一個個昧著膽,橫著心,只管盡情做去,眼看著將古尸舊槨銷毀殆盡,卻見井底的石板上露出一片浮雕來,竟是兩個披頭散發的厲鬼形象。雖然形狀模糊,但仍能看出面貌猙獰,如同修羅、藥叉,更詭異的是這二鬼皆是無目,眼中只有黑漆漆的一個窟窿。陳瞎子和鷓鴣哨兩人見多識廣,可也從沒見世上有什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霧隱回廊

鷓鴣哨見有個身穿明裝的女人,站在鐵閣子二樓一動不動,鐵樓地面上有層塵土,并沒有什么腳印,看來幾百年都無人走動,卻是見鬼了不成?他心中冷哼一聲,偏要看看這女子有什么古怪,上前兩步,抬手就從后去拍那女人的肩頭,不料手落下來卻是一片虛空。鷓鴣哨手中落空,急忙閃身退開,只見那女子原本站立的位置,驀然間升起一片塵霧,在狹窄的樓內飄散開來。群盜以 更多 >>

第三十四章 觀山太保

紅姑娘熟識戲班子里的行頭,一眼斷定,甬道里的那廝,絕不是元代將軍的裝束,而是滿身黑衣靴帽的無常惡鬼打扮。殮葬時尸體穿著的兇服壽衣雖是不比尋常衣衫,可墓中的貴族怎么會穿著戲裝埋尸于此?古人穿著的服飾,也許在民國時期看來差不多都像是在戲臺上穿的,但哪里有人會在墓中穿一套勾死鬼的黑袍行頭?群盜聞聽此言盡皆愕然。先前在鐵閣樓里見到個一身明代水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山有三香

陳瞎子打定了主意,卻見卸嶺群盜和一眾工兵,到此都已有些精疲力竭了,尤其是其中有許多煙客,煙癮發作了,更是全身乏力,眼看那元代古墓還不知藏在哪里,腳底下都有些邁不開步子了。陳瞎子只好給眾人鼓氣道:“弟兄們,按咱們常勝山的慣例,凡是掘得大古冢,都免不了要有一番利市。今天正是倒斗的黃道吉日,雖然一路過來遇了些波折,使得一百多個弟兄命喪瓶山, 更多 >>

第三十六章 撼岳

那具全身披甲、低頭垂臂的元代古尸,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忽然向鷓鴣哨撲倒過來,它這一動,積在尸體身上的灰土蛛網也隨之散開,洞中煙塵陡起。鷓鴣哨絕非是有勇無謀之輩,他既然敢用匣子槍去戳那古尸頭盔,便是膽大藝更高,沒有金剛鉆也不攬這瓷器活,腳下步子早已站得不丁不八,不論遇著什么突變異狀,進退回旋的應變之策都已預先有所準備。忽聽鐵甲鏗鏘之聲, 更多 >>

第三十七章 夜幕

山陰下有軍閥頭子羅老歪率領部隊搬運寶貨,千百號人的隊伍都聚集在山底,那片區域地形崎嶇,他們就算發覺到頭頂的山體崩塌了,也絕難在一時三刻之內逃個干凈。瓶口這塊千萬鈞的巨巖砸落下去,聲勢凌厲已極,連參天的古樹都被壓為了齏粉,料來山下的絕大部分人都已死于非命了。鷓鴣哨身懸半空,聽得紅姑娘所言,低頭向下看了看,雖然自己逃得了性命,卻也是心下慘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白猿

鷓鴣哨身著夜行衣,帶著紅姑娘和苗子,三人在夜色中尋聲前行。林中那片哭泣之聲傳來的方向,恰巧是在巨巖墜落之處,離得越近,嗚咽悲泣之聲越是清晰,啼哭慘叫極是凄楚雜亂,似是一大群人同聲哀哭,只聽那哭聲隨風在林中回蕩,絕不是什么風動林濤之類由自然界所發出的動靜。鷓鴣哨見深夜之中有此異響,豈是尋常?他心下暗自納罕,便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屏住呼吸捉 更多 >>

第三十九章 挑尸

禿尾猴被僵尸拖人棺中的一幕,快得讓人無思量余地,鷓鴣哨等人在樹上只覺眼前一花,緊接著便聽到紫金槨內傳出幾聲老猴臨死前的慘叫。鷓鴣哨擔心向導受驚不過叫喊出聲,趕緊用手將他罩著黑紗的嘴巴按上。林中聚集的猴群也都嚇得怔在當場,視線齊刷刷投向紫金槨,看得連猴眼都直了,直到禿尾猴撕心裂肺的悲慘哀嚎突然停止,群猴方才如夢初醒,如同樹倒猢猻散一般, 更多 >>

第四十章 黑琵琶

搬山道人盜墓時所用的搬山分甲術,在世人眼中看似神妙莫測,但其要旨都不離生克制化之道。此次人瓶山盜墓,正是由于藥山中多有毒蜃蟲瘴,才特地從附近的金風寨中尋得了怒晴雞,山陰里潛養成形的百毒,都不是其對手。但夜色正濃,雄雞猛性先自減了一半,一時竟奈何不得從棺里鉆出的山蝎子。鷓鴣哨等人站在十幾步開外觀戰,只見那腹寬背厚的山蝎子狂性大發,但左沖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怒晴湘西

此時月光灑落,猶如霜華滿地,四下里好不透澈,鷓鴣哨等人都看了一個真切,皆道:“作怪了,那元代僵尸怎的自己從棺材里坐了起來?怕是僵尸要變行尸!”鷓鴣哨情知那元代尸王身材高大,異于常人,生前必是內外雙修的奇人,尸變起來非比小可。當下也顧不得再去關注怒晴雞同黑琵琶精的惡斗,眼見事出突然,說不得了,先下手為強,忽地一轉身,就要拽起身形躍進棺內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虎車

湘西最有名的猛洞河,這“猛洞”二字,就是夷人居于山洞之意。當地洞多那都是出了名的,山有山洞,樹有樹洞,崖有崖洞,更有一個最大最深的地洞,廣不可測,乃是歷代洞夷祖先埋骨的所在,是土人眼中的禁地。形如古瓶的巨大石山斜聳于地,山巔里的元代將軍墓穴,不依山形水勢,取的是一種“厭勝”之術,用以壓制苗人祖洞龍氣。瓶口般的山頭下方,正是怒晴縣老熊嶺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顛倒乾坤

墜入夷人祖洞的瓶山巨巖,不上不下地卡在洞穴當中,巨巖早被沖撞得殘破了,里面的古墓也面目全非。那山巔墓室暴露在外的墓道口,恰好如同井穴般直指夜空。鷓鴣哨是百年一出的搬山奇才,他自入行至今,出沒于荒墳野墓不下十余載,盜過的古墓丘冢,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這墓道墓室顛倒反轉的,卻還屬平生初遇。而且墓室從高空跌落,內部建筑早已面目全非,原本的 更多 >>

第四十四章 吸魂

鷓鴣哨和紅姑娘一見那蹲在古墓中的老者,心頭立刻掠過一抹不祥的陰云。此前有只深山老林里的蒼猿,被遭天誅般地砸在紫金槨下,山下地面塌陷之后,那蒼猿便同棺槨僵尸一并墜入地穴。這地穴本是洞夷埋骨的墓場,里面哪里會有什么老者,看他嘬著兩腮擠眉弄眼,滿頭白發蒼蒼,實已到了風燭殘年,與那蒼猿伺其相似。紅姑娘驚呼一聲:“不好,此人必是妖猿變化!”她也 更多 >>

第四十五章 魁星踢斗

老熊嶺山區洞多林深,盤踞其中的猴群肆意橫行,為禍不小,遠近過往的單身行商,多受其害。那為首的蒼猿更是奸猾陰狠,它腿骨被紫金槨砸個稀碎,落下地穴時連滾帶撞,肋骨也斷了數根,又被飛刀開了膛,它拔出刀子,頓時肚腸橫流,眼見是活不成了,卻兀是忍疼拖著斷腿肚腸,要舉起石頭砸死紅姑娘,便是死了也要拉上她這個墊背的。鷓鴣哨眼觀六路,雖然被僵尸纏住不 更多 >>

第四十六章 剝龍陣

鷓鴣哨察覺到一陣陰風從身后而起,當即凝神提氣,回身一看,卻見那具無頭僵尸驀然而起,尸身上臟器淋漓,濺滿了黑色的血水,被揪掉頭顱的軀干猶如一截干木樁子。鷓鴣哨正自驚疑,卻見尸身紫袍中陰風涌動,一縷縷黃煙從它腔子里向外冒出,尸身咕咚咚流出膿水。原來宋末元初,盜墓之風盛行,而且人心喪亂,穴陵之徒為索取明器,不在乎戳害墓主遺骸,手段令人發指, 更多 >>

第四十七章 動咒

陳瞎子捉摸不透銅人中的玄機,又不想在群盜面前露出疑惑,他引經據典地胡亂敷衍了兩句,便命手下眾兒郎一把火燒化了洞中狼藉滿地的骸骨。那整箱整捆的道藏典籍,盡被付之一炬,如此作為,并不是為了泄憤,乃是綠林道上行事的規矩,不論是殺人越貨,還是挖墳掘冢,最后都要縱火焚燒,以圖滅跡,不留后患。隨后群盜又把怪蟒尸體分解了投入烈火,火光中臭氣撲面,不 更多 >>

第四十八章 點名狀

鷓鴣哨搖頭道:“西夏黑水城遭流沙埋沒,搬山填海之術的確對此無能為力。可自古相傳,世上有一路摸金校尉,擅能搜山尋龍,分金定穴,他那尋龍訣里有天星風水秘術,可以仰望天星,俯察地脈,倘若學得此術,或是請到摸金校尉相助,想找那黑水城通天大佛寺古跡,猶如探囊取物。”陳瞎子說:“摸金校尉?據說傳到清末張三爺那一代,這天底下也僅剩三枚摸金符了,民國 更多 >>

第四十九章 江湖

“壓命錢”既是賞錢又是安家費,倘若“犯紅”之人有去無回,其一家老幼都有這筆錢維持正常生計,沒有后顧之憂;一旦收功而回,“壓命錢”就成了賞錢,此外還要另行犒獎。陳瞎子不魁是天下盜賊的總把頭,慣會收買人心,壓命錢給得格外豐厚。安排就緒,便一聲令下,群盜從關帝廟內散去,連夜著手準備起來。卸嶺盜墓有種種陣法、器械,出發前要加以演練磨合,各種盜 更多 >>

第五十章 風水先生

陳瞎子當即會了錢鈔,起身走下酒樓,那幾名散盜兀自不覺,仍在低聲密謀。陳瞎子對候在樓口的手下打聲招呼,讓他們送吳老大等一伙賊人到洞庭湖底的龍宮里快活快活,隨后找當地人打聽到那風水先生的鋪面所在,便與鷓鴣哨一同進城尋訪。那胡先生在城中小有名氣,不論是測字問卜,還是相取陰陽二宅,都是屢試屢驗,從不走眼,所以稍加探尋,就找到了地方。陳瞎子自恃 更多 >>

第五十一章 自然博物館

陳瞎子說起此事經過,當年率眾南下云南倒斗之前,正要把從瓶山挖出的各種寶貨估價出售。以往盜來明器出手都沒這次迅速,蓋因湘西盜墓之事鬧得不小,當時不僅社會輿論強烈譴責軍閥土匪們盜寶的勾當,更有各地的古物販子蜂擁而來,都想趁機撈上一票。正值世道大亂,古董價格低落,但有落必然有漲,許多商人都想在此時囤積一批貨真價實的真東西,等到太平年月就可以 更多 >>

第五十二章 夜深人靜

我快步走到門口,不料剛好有一群集體參觀的學生進來,把門前的走廊擋了個嚴嚴實實,等我撥開眾人下到一樓大廳,已然尋不到那人的蹤影了。我喃喃自語地罵了一句,真是見鬼了,剛剛那個人好像在哪見過,可偏偏想不起來,隱約有種預感,對方也是沖著從湖南運來展覽的幾件文物而來。正當我出神的時候,艾紅軍從后邊趕了過來,大聲說:“怎么了連長?看見誰了?搞得和 更多 >>

第五十三章 府中求玄

孫學武教授遺落在博物館中的工作記錄里,精確地勾繪著秦王照骨鏡的圖案,我雖然從沒看過這面古鏡的鏡背,但嵌在銅鏡邊的無眼魚符特征明顯,絕對不會認錯。古鏡圖案的四周還注釋著許多文字,可能都是孫教授的研究和分析記錄。我還以為秦王照骨鏡已經被陳教授交給國家了,難道他竟然暗中先給了孫教授?孫教授在深更半夜偷偷潛入博物館,究竟意欲何為?我心中滿是疑 更多 >>

第五十四章 失落的記錄

我記得陳瞎子對我們講述盜墓往事的時候,曾經提到過觀山太保,搬山卸嶺合盜瓶山古墓的時候,在無量宮丹井下的鐵閣露房的山腹回廊中見到過一具形容詭異的尸體,根據尸身上的遺物,推測其為明代的盜墓賊觀山太保。以當年卸嶺盜魁陳瞎子與搬山道人鷓鴣哨的閱歷見識,尚且對觀山太保只聞其名,不知其實,只聽聞此輩行蹤詭秘無方,觀山之事,神仙也猜他不到,當時卸嶺 更多 >>

第五十五章 瞞天過海

孫教授為了找到地仙城這處古墓博物館,頗下了一番苦功,最終卻毫無所獲。他將這些年來從民間搜集整理有關明代盜墓賊觀山太保的資料,全部記載在了這本工作筆記之中,到最后未免有些心灰意冷了。但在研究觀山太保的過程中,他從鄉間野談以及各種史料方志上,了解了許多古代盜墓活動的秘聞,知道這世上自古無不死之人,又無不發之冢,只要是古墓,就早晚有被挖盜的 更多 >>

第五十六章 拜訪解讀謎文暗示的專家

我指著筆記本對Shirley楊說:“如今事實俱在,也不用把陳教授找來與他當面對質,只要把這本工作記錄拿到他面前,諒他也不敢不說實話,還能有什么隱情?”Shirley楊況:“孫教授在事業上始終都不順利,他暗中研究卦鏡卦符,多半是無奈之舉,恐怕只是不想讓旁人插手他的研究成果。另外博物館展出的古物皆為仿制品,此事你我當初雖然并不知道,可孫教 更多 >>

第九章 古貍碑(下)

老兔子躥躍之勢雖快.想不到那苗人身手更快,就在兔子負了老貍從其中一個苗人頭頂躥過之際,那苗人忽地斷喝一聲,一個筋斗翻身而起,輕捷不讓飛鳥,使個倒踢紫金冠踢到半空,這一腳恰似流星趕月,掄出去結結實實地迎頭踢個正著。老貍和兔子頓時被蹋得直飛出去,倒撞在半截殘碑上,發出骨筋碎裂的悶響。老貍子被連踢帶撞,當即骨斷筋折,軟塌塌地掉在草里一動不動 更多 >>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