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會 > 推理故事

詐尸連環案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08-26作者:金華煙雨

    第一章:荒山野嶺里出現鬼鬼祟祟的人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清朝末年,據說地點就在義縣劉龍溝一代,當然時過境遷,人們口耳相傳,故事的真實性有待考證、情節有些許出入更是在所難免。
    時值早春,劉龍溝剛剛綠樹成蔭,野草蔥綠,閑花隨處可見,這里山清水秀,空氣清新,雖然有些偏僻,但也稱得上一方的世外桃源。
    這一天天氣晴朗,某縣新升任的知府柳會風柳老爺途經此處前去赴任。因為地處偏僻,附近所經之處并無人家,故而隨行的差役們也顯得靜悄悄的,既無鳴鑼開道,也無吶喊回避之聲。當轎子在崎嶇不平的山路顛簸時,卻被前面的一輛馬車攔住去路。馬被拴在樹上,韁繩卻很長,足夠那匹馬吃到地面上的草。所以它很悠閑,一邊吃一邊還輕松自在地甩著尾巴,以驅趕落在身上的蠅子。
    “怎么不走啦?”
    “回老爺,前面有一輛馬車阻住去路了。”
    “誰的馬車?還不快弄走?誤了知府老爺的行程,你擔待的起嗎?”帶頭的那個官差四處張望也沒看見半個人影,便不耐煩地吼道。
    然而他的聲音卻如飄出去空氣般,聽不見任何回音。
    想是車主或許砍柴去了,因為此地偏僻,少有行人,所以才把車隨便停放在這條羊腸小道上的。
    無奈轎夫只好回明知府老爺暫時停下轎子,他解開馬韁繩,把它牽到另一個岔路上,才回轉來繼續與其他幾個轎夫再次抬起轎子前行。走了好一會兒,寬闊的大路仍然沒找到,卻發現前面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給知府老爺抬轎的轎夫們以及跟隨的衙役們個個都是會家子——拳腳功夫了得的。否則幾百里山路水路的去赴任,難保不會遇上劫匪強盜什么的。
    荒郊野外,竟有形跡可疑之人。見此情景,班頭立即悄悄稟報老爺知道:“啟稟老爺,前面荒草叢后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行跡十分可疑。”
    “茲事體大,”知府老爺不敢怠慢,“立刻停下轎子,爾等悄悄地圍上前去,看看那人到底在干什么?記住,一定要查探清楚再做定奪,萬不可輕舉妄動!都聽明白了嗎?”
    “是!”轎夫們停下轎子,知府也剛好下來透透氣,兩個人留在身邊,另外兩個轎夫隨差役拔出寶劍,不動聲色地摸了過去,只見那人一會兒呼哧呼哧地填土,一會又不住地四下里張望,瞅準時機,其中一名差役大喝了一聲:“不許動!”
    第二章:是他自己掉下車摔死的
    “我的媽呀……”那人驚呼了一聲,立刻嚇得癱倒在地上。
    “快說,你在干什么?”
    “我,我,大老爺饒命……人不是我殺的,他是自己死的,我冤枉……我冤枉啊,要是早知道好心不得好報,打死我也不會拉他呀。”
    “哼,我們觀察你半天了,早就發現你不對勁,原來真被我們猜中了啊,廢話少說,快點跟我們到新任知府柳老爺那里去自首,若有半句假話,小心你項上人頭!”
    “是!”
    “啟稟老爺,人犯帶到。”
    聽了班頭的回稟,知府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眉頭:真是的,怕什么來什么,他人還未到任上,卻碰上這么一樁破事。不管吧,好歹自己也是個父母官,管吧,又要耽誤行程了。沒辦法,也只好微微咳嗽一聲,就地審案了:“面前所跪何人?所犯何事?從實招來,免受皮肉之苦!”本來想說“堂下”所跪何人的,還好沒有出口,這里荒山野地,哪里來的大堂啊?

    “稟……稟青天大老爺,草民姓王……祖居山東,祖祖輩輩靠趕大車拉腳為生。此次是……接了一趟二兩銀子的活,把顧客……從德州送到奉天。人已送到,現下是原路返回。昨夜酉時,碰到一個老翁,大概七十上下年紀,滿臉胡須,一條大辮子從根白到稍。草民見他踉踉蹌蹌步履蹣跚,所以出于一片好心,就讓他坐上車,好捎他一程。
    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還寒暄過一會,說些家長里短的話,后來……草民覺得那老翁滿嘴酒氣,說話顛三倒四,后來也就干脆不理會他了……至于他什么時候墜下馬車,草民實實不知,直到天快亮了,才發現人不見了。怕他有什么閃失,草民趕緊回頭去找,結果……結果卻發現老翁已經氣息全無了……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老翁又是坐我的車出了事,誰能幫我作證呢?萬一被人發現報了案,草民很可能會落得個圖財害命的罪名,好心辦了壞事。說不定這顆人頭都保不住了。草民心中一慌,就想趁四處無人,將死尸草草掩埋了事,誰料想卻碰到大人您……草民所言,句句屬實,還望青天大老爺明察啊!”
    “你說人不是你害死的,可有證據?”
    “草民……沒有。”
    “那就休要狡辯,還不速速隨本官前往本地縣衙!”
    “大老爺,草民家里還有高堂老母等著草民盡快回家呢。”
    “人命關天,豈能兒戲,怎可聽你一面之詞說放你就放你?荒謬!衙役何在?”
    “有!”
    “把此人連人帶車給我帶到本地縣衙,交由當地知縣審理。”
    “遵命!”
    車夫自稱一片好心,才帶那老翁一程的,可誰想他的命運竟然這么不濟,這人要背了時氣喝口涼水都塞牙,捎個腳吧,人還死了,想偷偷掩埋呢?尸體沒埋成,還給人抓了個現行。知府可不聽這些,這人分明就是殺人犯,殺人藏尸,所以命跟隨的一眾衙役,連人帶車及剛剛挖出的尸體一起帶往本地縣衙,準備交給他們審理此案。
    一行人等星夜兼程,好不容易到了義縣衙門。得知鄰縣新任知府駕臨,本地知縣吳玉龍大人率眾衙役一起迎了出來:“柳大人來的好快啊,本來還以為最早明日才能到此,所以疏忽了,未曾遠迎,還望恕罪。”

    “哎,下官是因為任期已到,不得不星夜兼程,吳大人何罪之有啊?”
    “就請柳大人到后堂歇息,容吳某備些清粥薄菜,略盡一下地主之誼吧。”
    “那就有勞吳大人了。下官還有一事托付大人:下官一路行來路過此地時,恰巧轎夫們發現一個人在四處無人的荒草叢中鬼鬼祟祟不知所為何事。后來經屬下查明此人正在掩埋尸體,想是要銷毀罪證吧,故而下官命令衙役將其擒獲,豈知此人口口聲聲稱自己冤枉。下官一是明日急著趕路,其二事發地點在你的轄區,下官也不好越權辦理,故而連人帶尸都帶到府上……”
    “有勞有勞,此乃下官分內之事,理應如此。柳大人舟車勞頓人困馬乏,快快請進府中,待下官為您接風洗塵吧。”
    第三章:“詐尸”啦
    “那就有勞吳大人了。”兩人互相謙虛了一會兒,然后吳知縣命人先把柳大人一行帶到自己府上用餐。回頭又吩咐道:“來人吶。”
    立即有人回到:“有!”
    “把人犯押入死牢,嚴加看管,若有閃失,唯你等是問!”
    “遵命。”
    “另去尋兩塊木板,將尸身暫且安放在木板上,停放在衙門院內即可,著四個衙役輪流看守,不得有誤!”
    “是!”
    柳大人一行用完晚餐,便在吳知縣安排的驛館休息了。第二日是到任期限,所以天還未亮,新任知府便早早帶著眾隨從前去赴任去了。
    車夫被五花大綁關進知縣大牢里,手把著大牢的鐵欄桿聲聲喊冤:“青天大老爺,我冤枉啊,我沒有殺人,是他自己摔下去的,草民冤枉啊,大老爺明察,草民實實冤枉啊,各位差爺,求求你們,求求你們替我傳個話給大老爺,草民真的沒有殺人啊……”
    大牢里的車夫直呼冤枉,而牢外的死尸也只能暫時停放在衙門大院里。
    且說奉命看守尸身的四個衙役,先前還好,幾個人有說有笑,也沒感覺怎么樣。可是到了戌時以后,個個都困得呵欠連天了:“哥幾個快看,王二那大嘴張的,像是要吃人啦!哈哈!”
    “哼,你也別笑我,好像你比誰少打呵欠了似的,我就不信你不困。”
    “唉,說真格的,這大半夜的,誰不困啊,說不困那都是假的。”人稱鬼靈精的李三立刻道:“你們說是不是啊?”
    他這一石立刻激起千層浪,大家全都附和道:“可不是嘛,實在是太困了,他媽的這也不是個辦法啊。”
    “辦法也不是沒有,”李三立刻接著說:“要我說,板上停的那是什么呀?是‘死尸’啊!一個死人,一非財二非珍寶,還擔心有人會盜走不成?咱們啊,完全可以兩個一組輪流值夜,而且值夜的人也不必太過認真,靠在椅子上小睡一會沒人知道的。”
    “好,還是李三主意多,那就這樣吧,我和張大哥先守著,你和王二找個地方先去睡一會吧。”
    “也成,多則一個時辰,我們便回來換你們。”
    “沒問題,去吧。”
    且不提那兩個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倒頭便睡,便是留下來看守的兩個人起先還能硬撐著,后來也實在支撐不住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睡了約莫有一個時辰左右,另外兩個人回來換班,例行公事地看了一眼,這一看,嚇得他們兩個“媽呀”一聲大叫起來,被嚇醒的另外兩個人迷迷瞪瞪地起來:“我的天哪,可了不得了——尸首怎么不見了?”
    明明停放好好的尸體,咋說不見就不見了呢,再看看門也沒有被撬動的痕跡,再說了,誰閑著沒事會偷取尸體干嘛,可是這不是那不是,尸首卻真的無影無蹤了,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難不成是‘詐尸’啦?”
    膽子最小的趙四這一句話剛出口,大家伙也都嚇了一大跳。試想一下,這黑更半夜伸手不見五指的,尸首突然不見,不是詐尸又是什么呢?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冷凍的女尸

下一篇:局中局

標題:詐尸連環案
地址:http://www.bkhsvx.live/gsh/zttl/52264.html
聲明:詐尸連環案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