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上班,劉維維就心神不寧,有種將要發生什么事的不安和恐慌,一篇小新聞稿寫了幾次都沒有完成。到下午五點鐘,她實在坐不住了,決定到街角的“捷農”去喝杯咖啡。
劉維維關掉電腦," />
當前位置:首頁 > 長篇鬼故事

是誰殺死了夏小碎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4-05-12作者:悅娘

    六
    劉維維來到大街上,不知什么時候天上飄起了零星的雨絲。她沒有雨具,外面又濕又冷,她很想折回溫暖的小飯館,但是隔著小飯館幾乎及地的大玻璃窗,她看到吳江伏在桌上,雙肩抖動,還在號哭,而徐娘半老的老板娘站在他身后,雙手交握不知所措地看著他。劉維維眉頭皺了起來,她把手提包舉在頭頂,匆匆忙忙沖進慢車道,見一輛出租車駛來,忙招手,但那車沒有理睬她一陣風地駛遠了,還把積水濺到她的褲腳上,氣得她大罵王八蛋。在惡劣的天氣里出租車總是很難打,劉維維攔了幾次車都沒有成功,她終于放棄了,打算坐公交回家。可是,還沒有到公交車站,她就做出了第二個決定:徒步回家,因為仿佛半個城的人都聚集在了這個公交站上,焦急的人們涌到快車道上,每輛公交車都塞得像沙丁魚罐頭。
    幸好,這里離家不算太遠,大概走一個小時就可以到了。
    終于可以看到那個叫明月的小胡同了,穿過它,劉維維就等于到家了,可是,在步入胡同的一剎那,劉維維站住了。一根神經告訴她,有人跟在她的身后。她屏住氣息使勁兒用耳朵捕捉身后的聲音,毛發漸漸豎起來。她猛然回身,目光炯炯地搜索,什么也沒有。她又機警地四下巡視,發現大街上行人稀少,渾濁的街燈下一切都骯臟而靜寂,她探頭向胡同里面察看,胡同幽深黑暗,就像蹲伏在草叢后等待獵物的惡狼張開的大口。是走胡同還是繞遠道?劉維維猶疑不定。最后,劉維維還是硬著頭皮走進了胡同口,因為遠道繞起來實在是太遠了。
    在腳步的丈量下,胡同在一點點變短,根據經驗,劉維維知道五分鐘后她將走出胡同來到大街上,穿過馬路,對面就是她家的公寓樓。然而這時,悉悉索索,劉維維再次聽到了那神秘的聲音,而且十分真切。她悄悄側過臉,用余光觀察身后,她想,也許是下晚班的工人也說不定,但是,胡同里空蕩蕩的,仍然什么也沒有。她心情緊張到了極點,猶豫片刻,她試探著揚聲問:小碎,是你嗎?她的聲音在胡同里回蕩,在墻壁上撞出一連串的回音。沒有人回答她,接著她又問了一聲,這次,她聽到一聲沉重悠長的嘆息,接著又是一聲。她呆立著,腦子里迅速地盤算,終于她咬住嘴唇,腳下猛然發力,像一匹沖刺的賽馬一樣奔向胡同盡頭,眼前豁然開朗,她發現自己已站在了車水馬龍的大街上。
    因為速度太快,她收腳不住,差點撞上一輛急駛而來的吉普車上。就在慘劇即將發生的一瞬,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并且猛然往后一拉,于是,劉維維就跌到了一個男人的懷里。
    她驚魂未定地去看自己的救命恩人,沒有想到這人竟然是張初。
    “你怎么在這里?”嚇壞了的劉維維帶著哭腔問。
    張初把她攬在懷里,一邊引著她向她家的公寓樓走,一邊說:“我想請你吃頓飯,我們好久沒有在一起吃飯了。”
    劉維維從張初懷里掙脫出來,有些懷疑地看著他:“這個時候了,你想請我吃飯?”

    張初溫和地笑笑,說:“我在你家樓下等了快兩個小時了,你再不出現,我就要走了。”
    劉維維更加懷疑了,問:“你為什么不打我手機?
    張初語氣仍是那么平和:“怎么沒打,你看看你的手機。”
    劉維維半信半疑地把手機從包里掏出來,果然上面有五個“未接來電”,她想,一定是剛才太緊張了,以至耳朵都失聰了。在把手機重新放入手提包的時候,她順便看了看表,沒有想到竟然已經深夜十一點多了。
    附近所有的飯館都打烊了,劉維維和張初只好回家煮方便面。
    張初讓幾乎凍成冰砣的劉維維去洗個熱水澡,當她從衛生間出來時,熱騰騰的方便面正好出鍋。
    兩人坐下來吸吸溜溜吃面,不時幸福地對望一眼。
    隔著溫暖氤氳的水汽,劉維維竟然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仿佛他們這對相愛五年的戀人從來不曾分過手,從來沒有小碎這個人,兩人只是面對面將一頓面吃了五年。
    第二天,劉維維和張初約好一起去小碎的爸爸家送小碎的遺物。
    劉維維心里第二個懷疑對象就是小碎的后母。小碎在日記里提到她的后母在她五歲時曾把她騙至荒郊野外企圖丟棄,在她十二歲時給她吃過什么毒物,害她昏迷了兩天兩夜。劉維維推想,這個兇殘狠毒的女人現在極有可能因為什么不可知的原因再一次對繼女痛下殺手。
    沒有想到小碎的爸爸家大門緊鎖,敲了半天也無人應門,問過鄰居才知道,小碎的繼母年前已因乳腺癌過世,而小碎她爸得了老年癡呆癥,早被那女人送進了養老院,現在這個家只有小碎的弟弟也即她繼母的兒子在住,而那個浪蕩子十天半月才回來一次。
    這次拜訪讓劉維維排除了第二個懷疑對象作案的可能,她決定著手調查第三個嫌疑人,也即那個因小碎而被開除學籍的男生劉明。
    調查頗為艱難,因為劉明被開除后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劉維維只好到他與小碎的同學中去尋找線索。

    劉維維以報社記者的身份約見了小碎最好的朋友楊秀華。
    這是一個胖胖的女孩,眼睛不大,一臉的青春痘,頭發燙得像一頭憤怒的獅子,但一接觸,劉維維立刻就喜歡上了楊秀華,因為她的快言快語說明她毫無心機、性格開朗,劉維維只是有些擔心,小碎和楊秀華在一起恐怕從來沒有說話的機會吧?
    楊秀華得知劉維維的目的后十分配合,她把她所知道的一股腦地告訴了眼前這個女記者。
    “同學們都對我和小碎成為朋友感到不可思議,你也看出來了,我和小碎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可是我和小碎就是那么一見如故。哦,我知道你不是來聽我講我和小碎怎么成為朋友的,那么我就揀你需要的說,就是小碎未婚先孕的事。小碎和吳江的關系除了兩個當事人外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那是前年的秋天,小碎告訴我她找了一份家教,她還把她怎么找到這份工作的經過繪聲繪色地給我講述了一遍,我們笑得肚子都痛了。不過,我警告小碎,社會上的人很復雜,不要上當受騙了。小碎自信滿滿地說,她看準了,那個吳江不是壞人。唉,誰知就是這個吳江害苦了小碎。去年寒假,我回家過年,忘了告訴你,我家在外地。放完假回來,我發現小碎好像變得更不愛說話了,整天心事重重的樣子。好好,你們先去吧,給我占個蓮蓬頭!”楊秀華講到這里,有同學在窗外喊她一起洗澡,她突然粗喉嚨大嗓子地吼了一聲,把劉維維嚇了一跳。可是,劉維維驚魂未定,楊秀華已又壓低嗓音接著講起來。
    “一天,在宿舍就我倆的時候,我問她發生了什么事。小碎先是不肯說,后來被我逼急了,她哭了一陣,告訴我她懷孕了,那個男人是吳江。我一聽生氣極了,起身就要去找吳江算賬,被小碎攔住了,她說吳江那天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說,那他也得負責。小碎說她不想去找吳江,好像賴他一樣,因為她沒有辦法證明當時發生了什么事。想一想確實是這樣,我們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于是一起陷入愁苦當中,那天我陪著小碎哭了一場。小碎當然不能生下這個孩子,可是人流怎么做我們一無所知。小碎臉皮薄,我替她悄悄跑到醫院婦產科打探。人流室里狼哭鬼嚎,嚇得走廊上的我手腳冰涼。我回去我跟小碎一描述,她嚇得哭起來。但是這個時候哭死也不管用,我們商量著趁一個雙休日去做手術。沒有想到事情那么巧,那個星期五我家里突然來電話說我媽中風了,讓我回家。你也知道中風是個要命的病,我想陪小碎,又擔心我媽,真是左右為難。小碎這時候當然不會讓我陪她,她堅持讓我回家,說她會等我回來再做手術。誰知我這一去就是一個多月。我媽的病十分兇險,我著急也無法回學校,這時候,小碎的肚子不能等了,她只好找別人陪她去做了手術。我是回來后才知道她找的人竟是劉明。我想小碎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或者她有什么別的想法,結果事情敗露后連累了劉明。人家是窮人家的孩子,考上大學不容易,幾個妹妹都輟學外出打工供家里這一個大學生,這下子,把人家全家的夢都砸了。唉,我不知道小碎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的前前后后小碎連我也死不告訴。還真是死也不肯說,這不,她不真的死了嗎?唉,直到現在我也都不明白。”
    楊秀華講到這里已是眼淚汪汪的,她仰著臉看著天花板,臉上除了極度的悲痛,還有幾分沉重的失落。
    劉維維端詳著眼前這個胖胖的女孩,想,在心里她可能對小碎的“死也不肯說”有點抱怨吧?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香川街七號的蘭芬

下一篇:半截幽靈

標題:是誰殺死了夏小碎
地址:http://www.bkhsvx.live/cp/12374.html
聲明:是誰殺死了夏小碎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北京PK10官网开奖